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HODV-21067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HODV-21067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オメガミックス!エロ女神様の超絶テクニックで素人応募男性のチ○コとアナルが大変なことに!波多野結衣
作品番号:HODV-21067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4.01GB
作品时长:146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妇女
发片时间:2015-05-01






































































巴车里有股鸡粪的味道。


  不能开窗,窗外是倾盆大雨。


  波多野结衣有点喘不过气来,只好将脸贴在车窗上,试图从窗缝里吸进一点新鲜空气。


  正在这时,车停了,门开了,前面的司机叫道:“罗塘到了,停车十分钟,车站小卖部旁边有厕所,到站的,想上厕所的,赶紧下车了哈!”


  车内一阵骚乱。


  大巴在泥泞的山路上已经行驶了四个多小时,追过一次尾,爆过两次胎,还差点碰上泥石流,居然没有散架也是奇迹。乘客们都很疲倦,半数以上的人起了身,有到站下车的,有想出去“伸伸腿”的,所有人都往走道上挤。


  所谓的“厕所”脏到没处下脚,波多野结衣决定不凑热闹。新鲜的空气从洞开的车门外涌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雨水的潮气与山间的寒气,波多野结衣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正打算闭目养神,同座的女孩忽然站起来,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嗨,我想上个厕所,能帮我看下包吗?”一面说一面指着脚下的一只花格帆布行李袋。


  波多野结衣点点头。


  “还有这个。”女孩又摘下一个随身的尼龙小包,塞到她手中,“重要的东西都在里面。”


  “……”



 

  “谢谢。”女孩粲然一笑,没等她点头,披上一件黄色的冲锋衣,随着人流下车了。


  波多野结衣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道黄色的背影:她与此人素不相识,虽然同座,路上没正经说过话,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东西交给自己,心这么大也是醉了。


  小包鼓鼓囊囊,不知装了些什么,拉链勉强拉住,一副随时要裂开的样子。女孩二十几岁,看装束是个打工女,也许里面就装着全部积蓄。波多野结衣不敢怠慢,紧紧抱在怀中。


  窗外一片阴暗,雨水打着车顶哗哗作响。这么大的雨,打伞根本没用,下车的旅客拖着行李飞跑,如老鼠般仓皇逃窜。


  波多野结衣每次回安坪都会路过罗塘,十几年了,小卖部的样子一点没变,明明只是一间小瓦房,偏偏要叫“东方超市”。屋檐下依然趴着两条黄狗,卖卤蛋的大锅被烟熏得乌黑。在藤椅上看电视的总是老板娘,殷勤招呼客人的总是老板。别看荒郊野外,生意一点不差。货架上摆着五颜六色的方便面,一下子被涌来的顾客抢个精光。


  一个矮小的男人从车窗前走过,胳膊上刺着一条巨大的青龙,张牙舞爪、神态恐怖。波多野结衣的目光在青龙上多停了一秒,那人马上觉察了,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向她竖起了中指。


  哦——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你无法阻止自己走进别人的人生,哪怕是一道不经意的眼光;也无法阻止别人以习惯的方式看你,哪怕真相并非如此。


  波多野结衣忍不住想,过了今天,这世上还有多少人会想起她?多少故事会提到她?多少遗憾是因为缺了她?


  女孩很快回来了,递给她一瓶冰红茶。


  “不用,”波多野结衣没有接,“我不渴。”


  女孩不甘心,又递来一包褐色的东西:“槟榔,吃吗?”


  “不吃,谢谢。”


  “拿着。”女孩将饮料硬塞到她手里,“天这么热,总用得着。刚从冰柜里出来的,可以用它敷下眼睛。”


  后半句是压低嗓门的,头同时歪了一下。


  波多野结衣迅速扫了一眼反光玻璃中的自己,眼睛果然又红又肿。


  “真的不用。”她客气而坚定地将饮料塞了回去,从包里翻出一只墨镜戴上。


  女孩愣了一下,不吱声了,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一言不发。


  这样最好。


  刚上车时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波多野结衣不记得女孩是什么时候上来的,大概晚她一个小时吧,从哪一站上来的,也不清楚。这期间她一直将头靠着车窗望着远处的山水发呆,再回头时身边已多了一个人。


  漫长的山路令人昏昏欲睡,车里的时光很有些无聊。身边的女孩倒是精力充沛,先后不下五次找她攀谈,偏偏波多野结衣不想说话,要么用最短的句子打发,要么甩给她一个冷脸,最后干脆塞上耳机假装听歌,将她彻底屏蔽。


  无事献殷勤,多半是传销。这人大概是想兜售什么,或许就是槟榔。


  ***


  没过多久,耳边响起了热烈的交谈声。女孩终于将兴趣转移到邻座大妈的身上,两人用家乡话聊了起来,声调越来越高,语速越来越快,说到投机处笑作一团,最后干脆一起嗑起了瓜子……


  大巴车里一直很吵,后排有十几个穿着运动服的初中生,大概是去省城参加活动,一路上闹闹哄哄就没停过。相比之下女孩的笑声不算太大,甚至可以说是悦耳,偏偏遇上了心烦意乱的波多野结衣,笑声就变成了一把吱吱作响的电钻,感觉在做开颅手术,就连额上的血管也跟着没来由地抽动。



 

  根据科学研究,婴儿每天会笑四百多次,到了成年,一天能笑二十次的人就活得相当幸福了。波多野结衣已经很久没笑了,几个月了吧。何止是不笑,对笑严重过敏。想哭的人没心情装笑,抬抬嘴角都是累。


  波多野结衣用手指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心里骂道:穿黄色冲锋衣的女人,你能闭嘴吗?烦不烦哪。


  车外的雨越来越大,能见度不足十米,大巴拐出车站,继续在弯曲的山道上行进。扑面而来的只有一道道的树影和一团团的雾气。司机却开得信心十足,不旦毫不减速,遇到对开的车辆还会突然鸣笛或猛然换道。地面坑洼不平,车里的人也跟着乱晃,一阵剧烈的颠簸后,前排终于有人受不了,开始狂吐,旁人避之不及,被嘴里涌出来的液体喷了一身,忍不住大声斥责。吐过的人缓过劲来也觉得冤枉,一阵怒怼。两人大吵起来,若不是有人拉扯,差点就动起了手。


  波多野结衣与呕吐的人只隔了一排,一股混合着胃酸、酒气和隔夜饭菜的臭味扑鼻而来,弄得她自己也开始反胃。于是不顾雨大将车窗拉开一道小口,飘进来的雨淋湿了她的脸,带来一丝难得的清爽。


  ***


  又过了两个小时,终点木水河市终于到了,波多野结衣拎着行李下了车,来到车站附近的“朋来宾馆”。每次从老家回滨城她都会在这个宾馆住上一夜,以便搭乘次日的早班火车。没想到刚进大堂,迎面又碰到那个穿着黄色冲锋衣的女孩。


  女孩主动打招呼,依然是满脸笑容:“嗨,你也住这?”


  波多野结衣点点头,对自己在大巴上的冷漠有点惭愧,虽然笑不出,还是做出友好的表情。


  “我刚问过,房间满了。”女孩看了看表,又看了看门外的大雨,“前台说附近还有一家,走路的话大概三十分钟。你去吗?”


  “我是预订的,应该有我的一间。”


  “哦——”


  “二楼有个咖啡厅,你可以在那等一会儿,雨停了再走。”


  “咖啡……很贵吧?白坐多不好啊。”


  波多野结衣插在口袋里的手指动了动,有种想送她二十块钱好让她立即消失的冲动。随即克制住了,来路不明的好意与来路不明的恶意有时候没什么区别,还是少招惹她为妙。


  想罢遗憾地点了个头,正要走向前台,女孩忽然怯怯地说:“那个……能跟你打个商量吗?”


  波多野结衣警惕地看着她。


  “能在你那挤一晚吗?我订了明早的火车。不用睡床,睡沙发、打地铺都成。房费咱俩平分?”


  波多野结衣不吭声。她不想和陌生人住,尤其在这种时候。


  见她迟疑,女孩抿嘴一笑,头微微地低了低:“没事,我就随便问一下,不方便没关系。”说完从行李袋中抽出一把折叠伞,向她摆了摆手,“再见,祝你平安!”


  正要转身时波多野结衣忽然说:“好吧。”


  女孩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嗯?”


  “不用打地铺,我订的是双人间。”


  “真的?”女孩兴高采烈地握住了她的手,不停地晃着,“谢谢、谢谢、太谢谢了!对了,我叫李春苗,你怎么称呼?”


  波多野结衣迟疑了一下:“姓闵。”


  “明天的明?那我叫你小明吧?”李春苗听错了,波多野结衣也懒得纠正,胡乱地点点头,径自去前台办好了入住手续。


  ***


  朋来宾馆是个普通的快捷酒店,连二星都算不上。波多野结衣之所以熟悉这里,一来是因为它离长途客运站的东门不远,步行即到,中转方便,去火车站有班车接送。二来是因为房间干净、价格划算、设施齐全、免费上网。接过房卡后李春苗塞给她一半的房费,波多野结衣说算了,反正只住一晚,春苗一定要付,波多野结衣不喜欢推推搡搡就收下了。


  房间就在一楼,靠近大堂。


  两人刷卡进门,立即闻到一股明显的霉味。


  应当是地毯的味道。波多野结衣清楚地记得上次来时地上铺的是原木地板,家具也是原木的,刷着厚厚的清漆,整个房间十分明亮。如今陈设都变了,墨绿的家具、深灰的地毯、绛红的窗帘,有种走进中世纪古堡的感觉——高级是高级,却显得晦暗。波多野结衣不喜欢地毯,总觉得藏污纳垢,何况又是梅雨季节。她打开行李,拿出一条旅行床单铺到床上。紧接着,两个女生又为谁先去洗澡互相谦让——


  “你先洗,”春苗说,“你这么爱干净。”


  “你先洗,”波多野结衣说,“我洗澡时间比较长。”


  “时间有得是,还是你先——”


  “别客气。”


  “不是客气。”


  “……”


  这就是波多野结衣不愿意屋里多出一个人的原因,洗个澡都要客套半天。最后是她先进去洗了二十分钟,等春苗洗完时,她已经穿好了睡衣,坐在床边用吹风机吹发。


  “哇,你身材好棒!”李春苗包着浴巾坐在对面,“这是……34c?”


  波多野结衣深吸一口气,冷笑:“你怎么知道?”


  “以前在服装厂干过,专做文胸。听模特说,隆胸术好做,缩胸术特别疼……”


  真low。不该心软让这个人住进来,肠子都悔青了。


  波多野结衣没有接话,打开水杯喝下一大口水,拿起一把气垫梳心不在焉地刷着头发。


  “哎,你可千万别这么用力梳头,”李春苗看着梳子上留下的一大团发丝,一副末日来临的样子,“头发会掉光的啦……你看你看现在只有一小把了。”


  波多野结衣将那团头发从梳子上扯下来,果然是一大团,放在手里握了握,丝滑而温暖,如夏日湖中的水草。恍惚间她有点舍不得扔掉:“以前不这样。”


  “最近掉的?摊上事儿了?”


  波多野结衣苦笑摇头,继续吹头。


  “小明,你要是遇到不开心的事一定不要憋在心里喔……相信我,不论情况多么糟糕,挺一挺都会过去的。”


  挺一挺,说得倒是容易——


  波多野结衣抬头看了春苗一眼,发现她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满脸通红,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因为刚洗完澡。她能感觉到春苗的善意,萍水相逢,谁也没有必要这么用力地去关心一个陌生人。想到这里,不禁认真地打量起她来:


  不难看,也谈不上漂亮。就是一张朴实温顺、中规中矩、没有特色的脸。皮肤很白,像很久没见过阳光,脸很干净,修着细细的柳叶眉,纹了眼线,卷发充满弹性地堆在肩上,说话时会像弹簧一样跳来跳去。手指上有厚厚的茧,涂着淡紫色的指甲油,一层又一层,打手势时很生动,也提气色。她有说在服装厂干过,看来是个打工妹,一直混在社会底层,但也不是社会姐。


  这世上差不多每个人到了二十五岁都学会了戴各种面具,李春苗居然没有,也是稀罕。


  “我没事。”波多野结衣的语气柔了柔。


  “其实……有种发膜特别适合你,天天用保证头发又黑又厚。我朋友用过,说特别好,有点小贵,想买的话我这有……”


  这就——开始传销了?


  “我从来不用发膜。”波多野结衣后悔自己过早放下防御,坚定地打断她。


  李春苗尴尬地“哦”了一声,想辩解,张了张嘴却终于沉默,侷促地低头看地。过了一会,忽然“咦”了一声,从地上拾起一样东西,“这有一只手琏,你的?”


  波多野结衣点点头。


  “好漂亮,”春苗递给她,“在哪买的?”


  “我爸做的。”


  “两只银鱼也是他做的?”李春苗指着红绳上穿着的一对活灵活现的银鱼。


  “嗯,他是银匠。”


  “哇,看这手工,真好。”


  “喜欢吗?”


  “喜欢。”


  “送给你。”波多野结衣忽然说。


  “啊?”李春苗吃了一惊,“真的?”


  很显然,对于波多野结衣的忽冷忽热、捉摸不定她也有点懵逼。


  “不值几个钱,希望能给你好运。”


  “那怎么行,这可是你爸亲手做的。”


  “收下吧,”波多野结衣索性将手琏给她戴上,“我有好几个呢。”


  “那就不客气啦,最近特别需要运气。”李春苗摸了摸银鱼手琏,笑着掏出了手机,“好有缘份啊,咱们加个微信吧。”


  “我不用微信,”波多野结衣淡淡一笑,“你不需要认识我。”


  “……好吧。”


  “我先睡了,坐一整天的车,挺累的。”波多野结衣说罢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个药瓶,将一片安定塞入口中,钻进被子。


  “晚安。我还要收拾一下行李。明早八点的火车,我大概六点起床,你可能还没醒,就不跟你道别了。”春苗顿了顿,郑重地看着她,“谢谢你收留我,还送我好看的手琏。”


  语气诚恳,但是啰嗦。


  “不客气,”波多野结衣将手伸出被窝,在空中晃了晃,“再见。”


  “再见。”


  ***


  波多野结衣是被一声巨雷惊醒的,手机时钟指向凌晨三点十二分。


  她看了一眼邻床熟睡的春苗,轻手轻脚地坐起来,换好衣服,穿上鞋子,走出门外。


  夜灯昏黄,大堂里一片安寂。前台有一个值班的服务员,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波多野结衣推开玻璃大门,大步走出门外。


  迎面而来的大雨将她浇了个透湿,她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爽快。她在雨中辨了辨方向,转身向东,穿过两条小街,来到东边的木水河大桥。


  说是大桥,其实不大,也不通车。桥上空无一人,除了雷声、雨声和忽闪忽灭的路灯,只有哗哗的水声。


  波多野结衣每次路过这里都会停留片刻,站在桥上看看风景。晴天是最美的:笔直的青山、缥缈的云雾、高翔的飞鸟。阳光下的木水河是金色的,蜿蜒而去,流淌不息……


  她走到桥边往下看,桥下一片漆黑,水声很急,就在耳边,似乎马上就要漫上来。她这才想起现在是梅雨季节,河水已进入汛期,虽然每次回家都会路过,她对木水河所知甚少,只知是南北走向,究竟流到哪里也不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HODV-21067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