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CETD-248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CETD-248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女捜査官拷問調教8監禁拘束徹底蹂躙される美人エージェントの肉体波多野結衣
作品番号:CETD-248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2.07GB
作品时长:149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SM、检察官
发片时间:2015-04-12










































































波多野结衣来到江州时正是晚上,兰金阁的生意如火如荼,老板娘忙着接活忙着数钱,推三阻四地让她等了一个小时才终于露面:“派出所给我打过电话了,该说的我都说了,19号在我们这只干过一年多——”


  “19号?”波多野结衣没听明白。


  “也就是李春苗。”老板娘头也不抬地往电脑上打字,“工作认真、技术过硬、服务态度端正——就这些。其它的不了解。”


  “我想去她的宿舍看看,听说她还有些东西在那里。”


  “床位已经给别人了,床单、被子、洗漱用品什么的都扔了,只剩下一个箱子,你想要的话我让22号明天带给你。”


  “22号是谁?”


  老板娘沉吟片刻,大脑在数字与名字之前吃力地转换着:“……赵英妹,她俩是上下铺。”


  “我能见见赵英妹吗?”


  “她在上班,半夜两点收工。”老板娘抬头瞄了她一眼,“要不你在这按个脚吧,休息休息,顺便也可以跟她聊聊。”


  真会做生意,不错过每个机会。波多野结衣点点头:“也行。”



 

  她翻了翻价目单:“那就做个热石精油加足底按摩吧,一个钟六百五,我给你团购价,四百。十分钟后就可以开始了。”


  “能便宜一点吗?”在波多野结衣居住的滨城,足浴店有三万多家,一个钟的价位一般在两、三百左右,这兰金阁看门面、看地段、看装修都不算高级,江州还没有滨城大,没想到收费这么贵,她怀疑是故意宰人。



 

  “我们用的是正版精油,很贵的好吗?光精油就两百块一瓶,看你这个头,一瓶一次还不一定够。”老板娘眉尖一挑,“听说她救了你一命?”


  “对。”


  “给你六折是看在她的份上,”老板娘嘿嘿冷笑,“你还讨价还价?良心呢?痛不痛?”


  痛。波多野结衣乖乖掏钱。


  ***


  赵英妹是个漂亮的女孩,大眼睛小脸,画着淡妆,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清纯安静的学生妹。


  学生妹穿一件紧身低胸的短袖旗袍,脚踩五厘米高跟鞋,香水的味道挺重,手劲奇大,波多野结衣痛得“噢噢”乱叫。


  “姐是做文案工作的吧?后背好紧,必须得用力地揉,这样才能把经络打开。”英妹手法熟练,指硬如铁,在波多野结衣的背上又搓又捏、又推又按。


  “其实我不是来按摩的,”波多野结衣连忙说,“我是来找——”


  “李春苗是吧?老板娘都跟我说了。”英妹慢悠悠地将精油滴在掌心,十指相扣地抹了抹,“你可以明天上午十点来找我拿箱子。”


  第二次推的时候,她终于放轻了很多,波多野结衣舒服得快睡着了:“你跟春苗住在一起,一定很熟吧?”


  “的确是天天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但不算熟,她很关心别人,但不怎么爱聊自己。你懂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嘛。她老家在广西池河市,下面有个少数民族自治县,什么少数民族来着?我忘了。总之在大山里,可穷可穷了。她十六岁就出来了,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说是老家那边已经没人了。”


  “江州这边呢?有没有关系好的亲戚、同事、闺蜜、男朋友之类?”


  “没有。”英妹果断摇头,“兰金阁开业不到两年,里面就我跟她最熟,也没太多时间交流。我们这里的工资是计件的,上钟越多挣得越多,大家都忙着挣钱。一天要干十三个小时,不知道什么是日出,什么是早饭,也见不到阳光。半夜两点下班,到宿舍倒头就睡,醒来梳洗一下又要上班了。没有节假日,越是节假越忙……”


  一说到打工妹之苦,英妹根本停不下来,波多野结衣一面听一面打量着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包房,空气因为点着香薰反而更加窒闷,房间里连个窗子都没有,难怪洗脚妹个个皮肤苍白……她想象着春苗工作时的样子,无休止的客人,没完没了地推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不见阳光的斗室里,蚯蚓一般地生存着。


  “她有跟你说过将来的打算吗?既然老家没人,这么多年一定攒下不少钱吧?”


  话一出口,波多野结衣有点懊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扯上钱,会不会让人产生误会,以为自己大老远过来,是贪图一个打工妹的积蓄?


  赵英妹完全没有在意:“钱肯定是有一些的,她也特别节省。她妈去世前治病借过好多钱,利滚利的,估计都用来还债了。一个月前有个做服装的老板看上她了,姓冯,家在广州,问春苗愿不愿意跟他走。男人条件挺好的,出手也大方,就是年纪大了点,家里有老婆孩子。说是想要个儿子,可以给她单独买房,还可以开个小店。春苗说什么也不干,你说傻不傻?老板跟她拧上了,天天晚上来找她,不差钱,就让她按,一按就是五个钟,喝多了还动手动脚,春苗气不过狠狠地骂了他一次,被老板娘知道了,扣了她一个月的工资,差点让她滚蛋……在宿舍里我就劝她,李春苗啊李春苗,你这么辛苦地打工不就是图个好归宿吗?在外头过怎么了,生个儿子地位就稳了嘛,就咱们这样的还能一开始就做正房太太吗?慢慢来,对不对?只要把男人伺候好了,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这是生活,不是电视剧!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波多野结衣默默地听着,有种想把英妹的脑袋狠狠打一下的冲动,但她克制住了。每个人看问题都有自己的角度,三观颠倒的人多了去了,她不奇怪也管不着。于是继续问道:“那春苗这次离开兰金阁,是辞职吗?”


  “没听说啊。她这个月的工钱还没拿呢。在这干了十几个月,没休过一天假,这次说有事要回趟老家,好歹也是优秀员工,老板娘立马就批准了。”


  “她老家在河池,怎么会去木水河?”波多野结衣在心中画了一个地图:春苗是在玉空站上的大巴,玉空与河池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中间是江州,回老家的话应该南走怎么往北走,而且要去这么偏僻的地方?


  “谁知道为什么。别看这春苗平日里嘻嘻哈哈,其实神神秘秘,而且主意挺大的,从冯老板这事儿你就能看出来。依我看也不奇怪,谁没有几个在外地打工的亲戚呢?可能原计划是回老家的,要找的人出去打工了,就换了个地方呗。”


  有道理。波多野结衣又问:“你有听她提起过什么人吗?也许你不认识,但跟她很亲近的?比如说她有个弟弟,小时候丢了?还有她爸妈,是怎么去世的?”


  春苗今年二十五岁,父母应该在五十岁上下,就算老家很穷,生活环境恶劣,在这个年龄段就双双去世的也不多见。



 

  “她有弟弟?”英妹摇头,“没听她提过。父母去世倒是有说,她爸在她小时候就走了。她妈是她十四岁那年去世的,一直都有病,最后两年是在床上度过的。她妈死后她没地方去,在表舅家住过一段时间,舅妈嫌她拖累,动不动就打她,也不给饭吃,实在受不了就跑出来打工了。”


  “也没上学?”


  “初小文化吧。”


  “兴趣爱好呢?”


  “每天起早贪黑的,有什么爱好也玩不起啊。在我们宿舍里,大家的爱好都差不多,上上网、购购物、贴贴面膜什么的。哦,她有个爱好,喜欢游泳。不过我没看她游过,附近的健身馆都挺贵的。”


  一个小时很快就结束了,英妹将波多野结衣送到前台交完钱后又去了另一个房间。波多野结衣找到老板娘提出要春苗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老板娘“嗤”地一声笑了,双手叉腰:“人都死了还要什么工资?再说,我凭什么交给你呀?”


  “第一,她没死,只是失踪了。派出所指定由我来保管她的物品。工资是她劳动的合法所得,你必须要交出来,我会给你一个收据。第二,我在寻找她的家人,如果找到了,我会把这些钱原封不动地转交给他,对家人来说多少也是个帮助。”


  “那你把家人找到了再来向我要也不迟呀。”老板娘一抱胳膊,挑衅地看着她。


  “来回一趟不方便,我现在就要。”


  “小姐,看在死去员工的份上,我们一直都在配合你,”老板娘将脸一沉,“你别瞪鼻子上脸,不知好歹。”


  “那我就只好报警了,顺便举报一下你们这里逼迫员工提供非法服务的情况……”波多野结衣掏出手机,“妇联啊报社啊都去反映反映,最大程度地引起社会关注。”


  老板娘气得打开抽屉,数出一叠票子扔到她面前:“这是她上个月的工资,六千块钱,你拿好。”


  波多野结衣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扔给她:“这是收据。”


  说罢扬长而去。


  ***


  大概是接到老板娘的指示,第二日,赵英妹死活不让波多野结衣进宿舍整理春苗的遗物,两人约在兰金阁的大门口见面。赵英妹从自行车上拖下来一只破旧的小号行李箱:“她的东西就剩下这些了,上面有锁,没人动过。”


  “谢谢。”波多野结衣伸手去接,赵英妹用力地握了一下,这才松手,郑重地看着她,“老板娘让我把里面的东西都扔了,就留下一个空箱子给你。我心想,何必呢,她这人也太坏了。”


  波多野结衣看着她,微微一笑:“我会妥善保存的。”


  “你觉得……春苗她还会活着回来吗?”英妹问道。


  波多野结衣低头看地:“不知道。”


  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


  “对了,这个珍珠发卡是她的,”英妹指了指自己的头发,“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我想留下来做个纪念,可以吧?”


  “可以。”


  “谢谢你。”


  “那就再见了,保重!”英妹一面说一面正要转身,波多野结衣忽然道,“你的头发好黑,是不是经常用发膜?”


  “是啊。你怎么知道?你想用吗?有点小贵喔,我给春苗推荐过,她不舍得。淘宝店里有。”


  “咱们加个微信吧,你把琏接发给我。”波多野结衣说。


  “好啊。”英妹的回答有些勉强,似乎觉得是多此一举。但她还是扫了码。


  ***


  回到宾馆,波多野结衣将箱子放到床上,撬锁打开,发现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叠衣服,有套装、有毛衣、有丝巾,看得出质量较好,每一件都认真地烫过,大概是用来面试的,平时不大舍得穿。


  箱子里有股浓浓的樟脑味,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占据了大量的空间。隔层里有个蓝色的帆布小袋,波多野结衣从里面掏出一只白色的搪瓷水杯、一本厚厚的日记和一件发黄的白色t恤,上面印着一个巨大的半圆形图案。



 

  搪瓷水杯有些年头了,上面印着“永全市儿童福利院”的字样,空白处用红色油漆写着“辛旗”二字,看得出是手写的。日记本的纸张很厚,已经泛黄了,首页上写着“苏田日记”四个字,笔画又粗又大。里面是一行一行的日记,字体大小不一,像是小学生的习字本,开始的时间是一九九六年。


  波多野结衣在心中计算了一下,那一年,春苗七岁。苏田是谁?


  翻过一页正要认真地往下看,忽然从里面掉出来一张折叠的信纸,波多野结衣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苏田,


  你一定要在我离开你的这一天去参加游泳比赛,是不愿意为我送行吗?这样也好,你我都不用太难过。


  第一次坐飞机就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有点紧张。想到我们的未来,更是一连几天没睡着。


  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快快乐乐地生活。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一定会回来找你。你要记得去咱们第一次吃冰淇淋的地方等我,穿上我给你的衣服,带上我送你的杯子,这是我们相见的记号。


  我会娶你,我会爱你,我会给你一个想要的家。


  如果那天我没有出现,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别怕,我未必会死,你还要再给我一个机会。


  三年之后的同一天,你一定要再来一次,如果那时我还是没到,那我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请你忘掉我,继续你的生活。


  至于你,你没有任何理由不来。你必须要来,爬也要爬来。


  在没见到我之前,不许你喜欢别的男生,包括暗恋。只要我还能活着见到你,他们肯定都不如我。


  等着我,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我发誓。


  辛旗xxxx年七月七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CETD-248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