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PPPD-366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PPPD-366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OPPAIファン感謝祭波多野結衣と素人男性の風俗プレイ抽選オフ会
作品番号:PPPD-366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4.96GB
作品时长:178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制服、按摩、洗浴
发片时间:2015-04-16


































































波多野结衣觉得此时此刻万万不能嫁给波多野结衣,自己只是临时扮演一下苏田,属于不得以而为之。当然啦,如果报答苏田意味着必须要嫁给波多野结衣,那也是没什么不可以的。毕竟人家牺牲了一条性命,为她做点什么,满足她最后的心愿,也算是知恩图报。


  可问题是:一切婚姻的基础是真爱。而波多野结衣能够打出来的牌都是假的。她怕假戏成真,更怕真相大白之后波多野结衣无法同意也无法原谅她的善意。


  还有一种可能性,虽然已经很渺茫了,但仍然存在:万一苏田还活着呢?又回来找他呢?看见自己舍身相救的人正在享用着自己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波多野结衣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结婚的事,先等一等。”


  为了让语气显得坚决,她没有说“好吧?”“行吗?”或者“你觉得呢?”之类的尾语。


  见波多野结衣一脸失望,她咽了咽口水,补充道:“手术是第一位的。你应当尽快回纽约,弟弟我自己来找就好了。”


  她恨不得他明天就走,这样就不必天天演戏害怕穿帮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笨的人也听得出来,她在找借口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波多野结衣呆呆地看着她,半天没有说话。他的脸先是一阵通红,紧接着变得煞白,就在这一红一白的交替间,他点点头:“结婚的事,可以等。但找弟弟我必须陪着你。”


  “为什么?”



 

  “我怕你在半路上被人家拐卖了。”


  “怎么可能——”


  “你已经被拐卖过一次呀。”


  “那是小时候。”


  “总之是不行,我不放心。而且我想跟你在一起。一起找弟弟,一起回纽约,好不容易等到你,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


  好嘛,前面的话又白说了。


  “田田,毕竟十三年没见了,大家都有很多的变化。我能很快地适应你,但你适应我,似乎还需要一点时间。慢慢来,不着急。”他微笑着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握了握,“对不起,是我太性急了,只想到自己的感受。”


  她怔怔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你住哪儿?离这远吗?”


  “不远,就在附近的一家民宿。从那边下去走五分钟的路就是。”


  野花湖除了是个风景区还是一个著名的避暑胜地,山上有不少宾馆、别墅,附近的村民以经营民宿为生,价格实惠,包一日三餐,倒也清爽干净。


  “你看这样行吗?你先搬到我的宾馆,宾馆有专车去车站,明天咱们一起从宾馆出发去绥化找你弟?”波多野结衣说。


  “嗨,不用这么麻烦,住宿的钱都交了,”波多野结衣说,“我叫个车去车站也很方便的。咱们就在车站碰头吧。”


  他怔了一下,默默地看着她,一脸的委曲。沉默了几秒,忽然问道:“田田,我做错了什么吗?”


  就在这一刻,波多野结衣后悔了。她恨自己太好奇,根本不该来这里见波多野结衣。如果波多野结衣等不到苏田,最终只能做罢。之后独自回纽约手术,继续自己的人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苏田在他的心中还好好地活着,只是变成一道美好的回忆,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


  他的表情令人心碎,波多野结衣实在硬不起心肠,只好说:“那行,就去你的宾馆。”


  “嘢!”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欢呼了起来。


  ***


  波多野结衣陪着波多野结衣去民宿取了行李,她的行李不多,就是一个拉杆箱。然后两人步行再次穿过勇安桥来到波多野结衣所住的野花湖花园别墅酒店。


  一路上波多野结衣对她的态度变得小心翼翼,再不敢多说话,生怕触犯了她。波多野结衣心中抱歉,却也觉得两人之间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出了什么事也方便进退。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合谐,波多野结衣的心情仍然是兴高彩烈的,就连走路的脚步都是轻快的,开心得恨不得原地跳舞。


  波多野结衣看着他,在心里重重地叹气,唉,这个蒙在鼓里的男人。


  蒙在鼓里的男人订的是蜜月套房,实际上是一栋山顶别墅。刷卡走进客厅,迎面扑来一团芬芳的花气,波多野结衣愣住了,宽敞气派的客厅吊着一个巨型的水晶灯,由无数片水晶雕刻的叶子组成,一层透明,一层磨砂,一层镶金,灯光在不同的叶子质感中交相辉映,整个空间似真似幻,充满了对比与层次。


  只要有桌子的地方就摆满了玫瑰:红的、黄的、白的、紫的……


  波多野结衣不禁驻足,只觉香气就像一堵墙挡在自己的面前。


  她有点不敢呼吸,因为那是属于苏田的香气。


  看来波多野结衣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见面,结婚,蜜月,旅行……


  而苏田为了救自己,竟然全部都错过了。


  波多野结衣想着想着,眼睛又红了。


  正在这时,波多野结衣忽然神秘地说道:“跟我来,这里有一样你喜欢的东西。”他拉着她的手,推开一道门。门外有一个露天的水疗浴缸。


  波多野结衣欲哭无泪,心想:完了完了,这是一起洗泡泡浴的节奏吗?


  他拉着她绕过浴缸,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型的私人泳池。


  “ta-dah!你最喜欢的游泳池!”波多野结衣做了一个夸张的献宝姿势。


  还没等波多野结衣反应过来,他拉着她的手,一起跳进水中。


  波多野结衣不会游泳,吓得尖叫了一声,本能地抱住了波多野结衣,死死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人果然是从外国回来的,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一惊一诈的……


  “怎么啦,忘记游泳了?”见她害怕,波多野结衣笑道,“水又不深,你可以站着的。”


  波多野结衣将信将疑地从他身上跳下来,伸直双腿果然踩到池底,心中暗叫了一声“惭愧”,只好说:“水好冷。刚吃了冰淇淋,肚子一沾水,就胃疼。”


  “对不起,怪我,我太喜欢恶作剧了。”他连忙上岸,然后一把将她从水里拉起来,关心地问道,“胃很难受吗?要不要看医生?”


  “没事,洗个热水澡就好了。”波多野结衣说。


  两人相顾窘然,他们的上身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t,被水一浸,几乎变成透明的。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对方,波多野结衣的目光落在波多野结衣的胸上,她连忙转身问道:“浴室在哪?”


  “右手第三个门。”波多野结衣说,“我也去洗一下。”


  “啊?”她恐惧地看着他,他连忙解释:“有两个浴室。”


  波多野结衣以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澡、吹干了头发,换了件淡紫色的连衣裙后来到客厅。波多野结衣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头发湿湿的,穿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浅灰色的休闲裤,黑色的人字拖。看见她连忙站起来:“我去给你倒点饮料。想喝什么?这有红酒、啤酒、果汁、可乐、矿泉水。”


  “果汁,谢谢。”


  “随便坐。”


  她局促地坐在沙发的一角。咖啡桌上点着两支蜡烛,一旁堆着他的物品:手机、电池、手提电脑、一个皮质的笔记本、一个棋盘,上面散乱地放着一些象棋。


  她拿起一枚象棋放到手中,轻轻地握了握,傻傻地坐着不知道应该干啥,就将棋盘上的棋整理了一下,红黑两边,各自摆好。



 

  在厨房里捣鼓了半天后,波多野结衣端过来两杯热腾腾的饮料:“尝尝这个hotapplecider。热苹果汁,很暖胃的。”


  她接过一看,马克杯里是一种淡黄色的饮料,冒着热气,当中用一根月桂穿着一片苹果。她轻轻喝了一口,赞道:“好喝。”


  “冬天的时候我妈经常给我做。”他端着马克杯坐到她的身边。


  “你妈?”她一愣。


  “哦,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不提过去的事。”他一笑,“我是指——我的养母。”


  “对你好吗?”


  “特别好。”


  “她懂中文吗?”


  “完全不懂。”


  “那你刚去美国的时候怎么办?”


  “头三个月是有点难过……完全听不懂。三个月后就能基本交流了。”


  波多野结衣还想问更多的问题,但她不敢多问,怕波多野结衣如法抱制,也象这样审问自己就露馅了。


  “so,你弟目前已经算是找到了,咱们去绥化就是确认,是吗?”波多野结衣问道。


  这个话题波多野结衣倒是有充足的准备,可以详聊。因为在见波多野结衣之前,她已经跟寻亲网站的志愿者打过一通电话了,对方也给她传过来了所有的资料。苏田在那里登记寻亲已经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疑似的情况。弟弟丢失时只有一岁半,正式名字还没起,小名叫作“阿杰”。


  “差不多算是吧。对方家里有个儿子是领养的,领养的时间和我弟被拐的时间只差半个月,特别接近,而且绥化也靠近永全,应该是一条路线上的。


  “就凭这两点就能确认他是你弟?”波多野结衣皱眉,“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他们去采了血,正在做dna比对,应该就是这几天结果能出来。”波多野结衣喝了一口果汁,“我这次去,就是先去问问大致的情况。”


  “你弟身上有什么可以识别的记号吗?胎记什么的?”


  “没有。一岁多的孩子,连张照片都没有。”


  “那就只能靠dna了。”


  “是啊。”


  “田田,”波多野结衣忽然道,“如果他真是你弟弟,而你又不愿意离开他住在国外,我可以回国陪你生活。好不容易找到他,我不会让你跟你弟分开的。”


  波多野结衣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点点头。


  “你饿吗?我们一起去餐厅吃饭?还是叫roomservice?”


  波多野结衣看了看表,下午五点:“还早吧?我不饿。”


  “咦,我看你把这些棋都整理好了,不如我们一起下盘棋吧。就像以前那样?”


  波多野结衣看着他,眨眨眼:“好啊。”


  这一下就下了半个小时,开始的时候波多野结衣势如破竹,波多野结衣则是步步为营,一板一眼。下到最后竟是难解难分。


  “双车过河,这盘棋恐怕要和了。我进炮。”波多野结衣看着两边的布阵,个个充满陷阱。


  “吃车。”


  “吃你车来不及了,我吃仕。”


  “妙啊。别出帅哈,你出帅我进军,绝杀。”


  “我吃卒退马。”


  “升帅。”


  “出炮。”


  “垫兵。”


  “砍仕。”


  “进帅。”


  “砍军,死棋。”


  辛棋瞪大双眼看着波多野结衣,一脸的难以置信:“天啊,我居然输了。”


  “知道错在哪儿吗?”


  “请教?”


  “刚才两车在一线的时候,你不该用前车叫将,那是败招。应该用后车叫将,不着我的圈套的话,那还可能有胜算。”


  “再来一盘?”


  “行啊。”


  两人重新摆棋,波多野结衣忽然一手捂住棋子,抬头凝视着她的脸:“田田,你真是苏田?”


  波多野结衣眸光微转,心中一念闪过:这人真是波多野结衣吗?会不会真的波多野结衣已经死了,他也是个冒牌货?


  “那你呢,真是波多野结衣?”


  他将衬衣一掀,胸口的正当中,有一条又粗又长的伤疤:“这个你总认得吧?”


  波多野结衣倒抽一口凉气,笑了笑说:“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当真。”


  “我没当真,”辛棋将扣子扣了回去,一面摆棋一面淡淡地道:“我已经脱了,轮到你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PPPD-366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