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ANX-054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ANX-054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催眠研究所-ジャーナリスト洗脳支配-波多野結衣
作品番号:ANX-054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1.36GB
作品时长:85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羞耻、催眠、泳装
发片时间:2015-03-29















































































what?


  波多野结衣窘了。


  若在往日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会二话不说一跳三尺先煽他个大嘴巴。


  但这一次,涌进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如果是苏田,会生气吗?


  ——肯定不会。在辛旗面前,在这种时候,在狂喜之中,一定是听从的吧?在波多野结衣心中,日记里的苏田一直摆脱不了辛旗的小跟班形象,对他言听计从,容忍他的脾气,原谅他的性急,平息他的怒火,想尽办法纠正被他损坏掉的人际关系……


  做戏演全套。


  她将身子倾过去,看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说:“拉链在背后。”


  他怔了一下,没想到她会接招:“mayi?”


  她点点头。


  他伸手过去,一拉到底,“哧拉”一声,丝质的连衣裙从她的肩头滑落。她解开文胸,挺胸抬头,坦然地看着他。



 

  苏田身上没有任何记号,这一点在陈sir给兰金阁打电话时就已经问清楚了。当时的目的只是例行登记以方便将来识别遗体。老板娘很配合地问了几个同住的女生,特别是赵英妹,因宿舍用的是公共浴室,大家都见过苏田洗澡的样子,都说她身上没有胎记、疤痕、黑痣之类显眼的东西。


  他眯起眼睛,认真地打量着她的上半身,就像画家打量一名模特,但他什么也没碰,五秒之后,他默默地帮她扣好文胸,拉上拉链,末了还在她的左肩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好像上面有灰尘似的。


  “有变化吗?”波多野结衣问道。


  “太大了,根本不认得了。”


  “脸也不认得了?”


  “你的脸我从没有看清过,口音也变得相当厉害,而且这个——”他指着她的胸,“以前绝对没有。”


  “你注意过?”


  “看过。”


  “……”


  “不记得了?那个夏天?篝火晚会?”他提示着,“我们互相……”


  下面的话他没有说,日记里也没写。但波多野结衣一直有一种预感:苏田与辛旗之间一定不仅仅只是友情,一定还有高于友情的东西。


  她只好叹了一声:“十三年了。”


  “是啊,十三年了。”


  “以前下棋,你也从来没有赢过。”他开始摆棋。


  “那是以前。”波多野结衣抿了一口果汁。


  “我不在的时候,你经常下,参加了俱乐部?”


  “不经常,没参加。”


  “那这棋艺是怎么突飞猛进的?”


  “你就是不肯相信有人比你聪明,特别是女人,是吧。”


  “我相信。”


  “好吧,实话实说,变化是这样发生的:”她将果汁一饮而尽,清了清嗓子,“有一天,我去山上采蘑菇,采着采着不知不觉到了山顶。突然间——”


  她故意停了一下,吊吊胃口。


  “怎么啦?摔下悬崖了?”


  “被雷劈了。”她双肩一耸,两手一摊,“回到家后就发现我的智商——哎呦喂——蹭蹭蹭地往上涨。”


  “这是扯吧?”他哈哈大笑。


  “你凭什么认为以前的我一定比你笨?——这是不是扯?”


  “小时候你好象只喜欢一样东西——体育。作业都是抄我的。”


  “记不记得有次数学考试,虽然抄了你,我考的分数比你还高咧。”波多野结衣想起日记中提到的一件事。


  “对对对。”辛旗一拍脑袋,“后来你还说——”


  “——养家糊口的事情就靠你啦,我得专心训练参加奥运会。”


  “没错儿。那个时候,我们对家庭的分工就已经达成共识了。”


  她微笑。


  “我错了,不该用一成不变的眼光来看你。”他安静地注视着她的眼睛,目光中有种可怕的穿透力,“打电话回福利院,叶老师说你回家了。老家在大山里,生活挺困难的。我于是以为你去了以后就没什么机会读书了。或者更糟,为了生计早早打工、被迫嫁人……这些天你一直没出现,我等得很绝望。有时候甚至想你可能都已经有孩子了,所以不会再来了……”


  多年住在国外,他的普通话已经没那么标准了,吐词咬字总带着一丝异国的腔调。个别字在发音时会突然犹豫一下,似乎不确定是否需要卷舌,仿佛口中含着一枚石籽。但他的嗓音特别好听,低低地、柔柔地、既抑扬顿挫又娓娓道来、语气就像在哄着一个爱发脾气的小孩。


  “还好啦。山里的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我以为只有我的变化多,毕竟去了国外,没想到你的变化——更多。”他叹了一声,“田田,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你我了,需要重新了解才能更好地在一起。刚才是我太唐突了,没吓到你吧?”


  “哪有……”


  他越是这么深刻地反省,波多野结衣越是过意不去。她的确想把自己扮成苏田,但刻意去装会弄巧成拙,还不如本色出演。她所要做的不过是先把辛旗对苏田的印象来个彻底的颠覆,让他接受各种变化的可能性,再把波多野结衣版的“苏田”推到他面前。有日记垫底,再加上一点虚构,把辛旗平安地哄回美国并不难。待他做完手术身体康复,想怎么骂怎么发火都成。一条命反正是捡回来了。


  想到这里波多野结衣立即转移话题,指了指棋盘:“这次你先请。”


  他拈住一枚棋子往中间一扣:“当头炮。”


  “上马。”


  “进卒。”


  “上车。”


  波多野结衣只顾带兵逃跑被辛旗乘势吃掉了一个相。


  “七步见血,厉害。”她赞道。


  “你七步过兵,也厉害。”他淡笑,“很少见到有人这么舍命保兵的。”


  “这是我的布局。”


  “大胆,高明。”


  一顿鏖战之后辛旗险胜。他掂了掂手里的棋子,想了想,忽然皱眉:“田田,你没故意让着我吧?”


  “绝对没有。”


  “先前那个马,以你的水平,不该丢啊。”


  “……战略性错误。”


  他一脸的不信,但也没有多问:“再来一盘?”


  “不了”波多野结衣赶紧摇头,“我饿了,而且想早点睡。”


  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手表,将桌上的菜单递给她:“好吧,你点菜,我去叫roomservice。”


  她只点了一碗海鲜粥,辛旗要了牛排、沙拉和红酒,服务员送过来时说,牛排已经在盘子里捂了五分钟,味道刚刚好。说罢接过辛旗给的小费道谢离开了。


  两人快速地摆好了餐桌。


  波多野结衣一面喝粥一面看着辛旗则慢条斯理地切着牛肉。面前的男人坐姿挺拔,吃相优雅,侧面曲线如天鹅般优美,给人感觉是又舒服又霸气,她不知道这两点他是怎样同时做到的。


  三分熟的牛排不断地涌出粉红色的血水,他胃口很好,吃得畅快淋漓。


  波多野结衣看着看着,忽然一阵头晕,连忙低头。


  他立即察觉,迅速用两片叶子挡住血水:“你晕血?”


  “不晕。”


  “牛排很嫩,要不要尝尝?”


  她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怎么了?”他放下餐刀,“你在出汗,手也在抖?”


  “没事。”她勉强地笑了笑,将颤抖的左手塞进并拢的膝盖里。


  见她不想说,他没有追问,三口两口吃完牛排,又将沙拉扫荡一空。然后看着她面前的小半碗粥:“还吃吗?看上去很香的样子。”


  她摇头,他将剩下的粥喝个精光。


  这么饿,估计是为了等她,没吃午饭。


  “我去睡了。”波多野结衣擦了擦嘴,站起来。


  “好。”辛旗指着走廊的尽头,“那间卧室面朝山谷,风景好一点。”


  她走了几步,又被他叫住:“田田。”


  “嗯?”


  “在我身边,你是安全的。”他走到她面前,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对我来说,你的确变了很多,但我想让你知道:只要你开心,我不在乎你变成什么样。不论怎么变,我都能适应。哪怕是把自己颠倒过来,也在所不惜。只有一件事,万万不能变。”


  她默默地看着他。


  “那就是: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


  “你同意吗?”


  “……同意。”


  他笑了:“晚安。”


  “晚安。”


  ***


  晚上八点,天还是亮的,波多野结衣已经不敢在客厅里久待了。


  骗人是件体力活。这个辛旗,尽管态度真诚,远没有看上去那样好打交道。不同于苏田的大大咧咧、毫无心计,他的真诚是有智商含量的,没那么好骗,还是尽量避免单独相处为妙。


  躺在床上纠结了半天之后,波多野结衣又产生了向辛旗坦白一切的冲动。早点说或许还能够得到他的原谅。既然辛旗终于意识到苏田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对她的感情也许没那么强烈了。在这种情况下,通知苏田的死讯也许不会造成致命的冲击……



 

  波多野结衣打开自己的索尼电脑。这些天,她用一个迷你扫描仪将苏田的日记全部扫描了一遍,通过文字识别软件,将日记的内容变成可编辑的文档存入云端。她一面扫描,一面将校对,三遍之后对日记的内容已经烂熟于胸。


  经过一番文本分析,她发现苏田在日记里十分在意辛旗的情绪,里面充满了对他的坏脾气的各种描述:“发火”、“生气”、“骂人”、“狂怒”、“打架”……


  而苏田最关心的就是这一天辛旗过得是否开心:


  ——“今天是母亲节,辛旗一天都不开心。他说他恨妈妈,不要他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他身上留个字条。如果什么也没有的话,他还可以幻想自己是被拐卖的……就算这辈子都见不到爸妈,至少知道在这世上还有两个人爱着他。我问他,我的爱算不算,他说我的爱不是母爱。”


  ——“今天老师带我们去医院看辛旗,他的脸白得跟纸一样。我问他痛不痛,他说痛是免不了的,但他可以选择不难受。辛旗说话总是这么绕来绕去,怕他多想,我只好点头,其实他的意思我根本不懂。同学们都悄悄地说,辛旗快死了。我看着他一边跟我说话一边痛得直皱眉头,心里难过得想哭。


  我问辛旗怕不怕死,他说不怕,他已经在鬼门关上走过好几回啦。我又问他‘快死了’是一种什么感觉,他说感觉很轻松很舒服。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怕死。我对他说:‘辛旗,你要是孤单的话就叫上我吧,我陪你一起死。’辛旗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是个傻子。”



 

  ——“昨天辛旗得了象棋比赛的冠军,连院长都夸他聪明。他用奖金给我买了十个可爱的熊娃娃,说我十岁了,一岁一个,就当是爸妈送的。三班的莲莲知道了,跟他说也要一个,他就是不买。莲莲过来求我,我就给了她一个。辛旗知道了,冲我一顿吼,自己跑去找莲莲把娃娃要了回来。


  晚上我俩为这事吵架了。我说:‘辛旗,莲莲挺可怜的,咱们就给她一个吧。’辛旗说,‘不许给,上次你向她要块橡皮她都不给,她凭什么向你要这个?’我说:‘那你也不用那么凶啊,有没有好好说话?’辛旗说:‘我跟她说,你是我的独宠。’一听这话,我差点气哭,莲莲这人最爱八卦了,天知道她会在别人背后怎么说我。


  果然今天莲莲对我没有好脸色,过来跟我说:“知道吗?辛旗快死了,这十个娃娃千万别掉了,那可是他留给你的全部遗产。”我本来想把这话告诉辛旗,想想还是算了,何必让他不开心?昨天那么好的日子他都没有笑。说真的,我也有点恨他的妈妈。她要是知道自己扔掉了一个这么聪明的孩子,该有多么后悔啊。”


  ……


  波多野结衣将整理的文字又看了一遍,想象着此时此刻如果苏田还活着,见到辛旗,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一定很欢喜吧?苏田那么在意辛旗,自己为什么又要把真相说出来,让辛旗不开心呢?


  万一他真的没有挺过手术,在离开人世前的这段时间,至少是快乐的、心满意足的,而不是伤心的、悲痛万分的。就算手术顺利,一个好的心情也有利于身体的康复不是吗?



 

  波多野结衣记得自己的奶奶得了胰腺癌,家人开始不敢告诉他,奶奶也没有察觉,虽然身上有些症状,一直乐呵呵的。有一天奶奶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病情,接下来的那一周,就住进了抢救病房,因为恐惧,体重减轻了一半,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那时候她父亲还活着,为此后悔不叠……后来波多野结衣的外公也得了重病,大家就再也不敢以实相告了。尽管外公也是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但死前大家都把他哄得很开心,直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走了。


  想到这里,波多野结衣庆幸自己及时地刹住了冲动,暗暗下定决心:在辛旗手术前的这段时间,一定要让他最大程度地开心。


  至于苏田之死,能瞒多久瞒多久。


  次日清晨,波多野结衣六点准时起床。她有早起的习惯,洗漱完毕后径直去了客厅吃早饭。


  后院的门开着一道小缝,传来一阵水声,她端着刚煮好的咖啡,信步走了出去。


  游泳池里,辛旗正在游泳。


  晨光熹微,山谷之间弥漫着淡淡的白雾,树上鸟声欢畅。


  她赤足走到池边,打算道声早安,却忍不住打量着水中的辛旗。他的身材十分均衡,完全不像得过大病的样子:肩宽腰细,胸肌发达,大腿紧实,跟腱修长。在一个不到二十米的池子里来回地游着,一趟蛙泳、一趟仰泳、一趟蝶泳……自在而欢畅。


  眸光交汇之处,她“嗨”了一声。


  他立即游到池边,从水中爬起,顺手抄出一条浴巾,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很自然地擦着身体……他的肌肉恰到好处,线条明显,弧度优美,小腹紧致,充满弹性,又没有健美运动员那样夸张而暴起的青筋。


  而他的浑身上下则散发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淡定自如、从容自负,好像知道自己比周围的人都强,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挑战到他……


  “喜欢吗?”他淡淡地问道。


  喜欢什么?这山?这水?这泳池?还是你诱人的身体?


  波多野结衣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连忙低头看地,嘴很干,嗓子冒烟,随手抽出一条毛巾指了指他的背:“这里还有一片水珠……你没擦到……”


  他转过身去,她看见水珠从他湿淋淋的头发上滴下来,沿着脊柱上的一道笔直的凹槽一直流到腰际。她用毛巾轻轻地将上面的水珠吸干。


  “好了。”她说。


  他转身过来看着她,忽然叫了声“别动”,然后一手捏住她的鼻子,一手托住她的下巴:“田田,你在流鼻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ANX-054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