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LZBS-006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LZBS-006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波多野結衣レズれ!プレミアムBEST8時間
作品番号:LZBS-006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4.47GB
作品时长:480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合集、女同
发片时间:2015-04-17











































































用冰袋敷了十分钟后,波多野结衣的鼻血终于止住。她有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干燥、上火、遇冷、焦虑都容易流鼻血。这也是她不会游泳的主要原因。波多野结衣第一次游泳是六岁的时候,妈妈带她去城里的水上乐园玩耍,哪知波多野结衣一下水就开始流鼻血,越涌越多,周围的家长、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爬出水池。工作人员过来一看,池水已经红了一片,污染倒是其次,更担心传染疾病,只好立即清场,将一整个泳池的水全部换掉,认真消毒之后才敢重新开放。


  波多野结衣于是落下心病,与游泳无缘了。


  “欸,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以前从来没有过。”辛旗摁住她的脑袋说道,“别抬头,血会呛进喉咙,身子往前倾一点,嗯,这样就好。你自己掐住这里——别太用力。”说完跑到浴室找来一包药棉,卷成条状塞进她的鼻孔,又将一块湿巾放到前额冷敷,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十来分钟,血才止住。


  白色的大理石上一摊血迹,像某个犯罪现场。波多野结衣很尴尬,再看自己的上衣,也是斑斑点点,忙说:“我去换件衣服。”


  “别急,先进屋休息下,等彻底止血以后再说。头昏不?”他很担心地看着她,出了大事一般。


  像这样的出血,波多野结衣每年都会有三、五次之多,早已习惯了,于是摇头说没事。见辛旗神态紧张,心中一软,只得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左手给我,我帮你推拿一下。”他捏住她左手的无名指,从指根往上,来回推动:“这里有根经脉,叫肺经,像这样推,特别有效。”


  “要推多久?”


  “一百次。不要太用力,但也要推到手指发红才好。”他一面说一面专心地柔搓,波多野结衣听得耳根都红了。她父亲早逝,这辈子从没被男人这样悉心地呵护过,心中只觉不安。非份之福,受之有愧,想把手抽开,又怕冷落了这份好意。只得笑道:“你怎么会这个?这可是标准的中式推拿。是这样吗?我自己来就好。”


  她趁机将手抽回来,如法炮制,自己给自己按摩。



 

  “小时候经常住院,久病成良医呗。高中毕业那年我还去儿童医院当过义工呢。”


  所以你是医生?


  波多野结衣一向觉得自己的判断力不差,但也出现过严重失误的情况。这个辛旗,她观察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来是干哪一行的,是工科、理科还是文科?从情感丰富、语言激动这一点上看,文科的可能性比较大。


  他有一双漂亮的手:十指细长、骨节分明、指甲干净,上面没有明显的茧印。所以他肯定不是像苏田那样的体力劳动者。


  经济条件,也肯定不穷。


  首先是那枚钻戒,一克拉不止,怎么说也得几万块。


  还有这蜜月款的别墅,波多野结衣在携程上看过,虽地处偏僻,但风光好、面积大、还带着私人泳池,最便宜的一款也是一夜八千。


  家住纽约,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纽约的房价不低。


  相比之下,他的吃穿用度倒是极其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讲究。衣服以黑白灰三色系为主,运动款居多,并没有什么大牌。电脑、电话、手表全是苹果系列,从进屋起就摆在咖啡桌上充电,没怎么用过。


  波多野结衣觉得辛旗令人费解是因为他的身上有很多互相矛盾的东西,尤其是波多野结衣面前的他和苏田日记里的他,区别巨大。亲切的时候像邻家大哥,板起脸来就是霸道总裁。调皮的时候可以胡搅蛮缠、正经起来也会威逼利诱。爱一个人会信誓旦旦、恨一个人会斩尽杀绝。


  喜欢搞怪,也懂分寸。分分钟摸到你的底线,却不会强势入侵。


  波多野结衣想了半天,仍然没有猜出辛旗的职业,心中不禁又开始打退堂鼓:不知道接下来的几天要怎么熬过去才不会露馅。只好咬牙鼓励自己:这种人只要不去跟他做生意,以自己的智商加上十三年的空缺,应该还是应付得了。


  最最令人纠结的是,她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不认真扮演苏田,会穿帮。认真扮演苏田,她演不像。


  “波多野结衣版“的苏田与真正的苏田早已分道扬镳,而在辛旗魅力的影响下,她越来越入戏,已经有些拔不出来了。


  ***


  明水县在哈尔滨与绥化之间,宾馆替他们订了去哈尔滨的早班火车。波多野结衣是南方人,除了永全市,此生到过最北的地方就是北京了,所以对东三省的地名没什么概念。辛旗说绥化“不远”,其实也不近。要坐四个小时的火车还要转四个小时的大巴才能到达。


  一想到要和辛旗独处八个小时,还是在火车、大巴这种封闭的空间,波多野结衣立即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觉得无处可逃。


  幸运的是,一上火车她们发现车厢里坐着一群大学生,人人手里拿着一个印有“野花湖风景区”字样的购物袋。大概跟他们一样,刚从野花湖风景区渡假归来。


  对面坐着的两位男生便是其中一员,看年纪应该是大四了。一位姓唐,身形魁梧、长相帅气,穿着薄t,露出一身的健子肉,感觉是体育系的。另一位姓钱,是他的同学,中等个头,有些虚胖,戴一个黑边眼镜。


  见辛旗与波多野结衣坐定,他们掏出两幅扑克打牌,问想不想打升级,波多野结衣欣然应允。


  从这里到哈尔滨,有四个小时需要打发,还有什么比打扑克更能浪费时间的?


  “抱歉,我没法参加。”辛旗说,“我没打过升级。”


  “桥牌呢,会不会?”波多野结衣问道。


  “桥牌会。”


  “升级很简单的,我来教你,”波多野结衣将两幅牌从盒子里抽出来,“包你一学就会,一打就上手。”


  见辛旗不会打,还要现学,两个男生都有些不乐意,问他可不可以与后座的男生换一下,只用波多野结衣一人参加就好。


  “不用。”辛旗说,“我学得很快的。”


  波多野结衣花十分钟向辛旗介绍了一下基本规则和打法,然后两人搭档与两个男生玩了起来。


  姓唐的男生很健谈,见波多野结衣长得不错,身材又好,忍不住偷偷地打量她,各种找机会套近乎。波多野结衣发育较早,初中开始就被男生追求,倒也习以为常,不以为怪。


  开始的时候进展缓慢,辛旗还处于菜鸟阶段,不大懂得配合,他们还在打6,大学生们已经打到j了。但辛旗学得很快,边打边琢磨,两人迅速翻盘,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打到了a。


  男生们不服,四人重新开始。


  打了一会儿,辛旗进手出红桃q飞牌,波多野结衣立即猜出他手中有红桃单k,自己手里有红桃a、j,因此红桃对10是大牌,随即用红桃a盖过,打出红桃对10。辛旗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谢之。其实波多野结衣从第一张牌开始就注意分析计算辛旗的每一次出牌,而不是只顾着打自己手里的牌。对于波多野结衣的思路,辛旗亦是神速摸透,递出去的牌也总是她想要的,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两人配合默契,势如破竹,很快攻下第二局。


  “姐您真厉害!”唐姓男生对波多野结衣的牌技肃然起敬,“一定是学理工的,对吧?数学特好,是不是?我猜您是哈工大的?至少是研究生?我们这几个都是机电工程系的。姐,您现在是上班还是读书?也在哈尔滨吗?咱们加个微信吧?欢迎有空到我们学校来玩,大家找机会多多切磋。”


  这么多问题随便回答哪一个都会泄露机密。波多野结衣摇头一笑:“打个牌还要上大学?打多了不就熟练了。”


  “在我们学校,女生会打的真不多。”唐姓男生掏出手机,见波多野结衣看着别处,便用眼角的余光在她的胸前扫来扫去。


  “那是因为我们大学根本就没几个女生好嘛。”他的同伴更正道。


  “我只是记性好,比较能够记牌、算分而已。”波多野结衣一个回头正与他的视线相撞,发现衬衣胸口的一粒扣子不知何时脱开了,不禁一窘,当着一群男人的面,也不好扣回去,只得假装捂住水杯,将它挡在自己的胸前。


  “太谦虚了!姐您就是个天才!当之无愧的天才!”他故意带着港腔,有种周星驰式的夸张,波多野结衣心中不快,总觉得其中有调戏的意味,但不想惹事,只得笑笑。


  “姐您教教我,收我为徒吧!”见波多野结衣不表态,他又碰了碰辛旗,“这位大哥,你是她的男朋友吗?帮我说说?”


  辛旗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喝着矿泉水,这时才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用叫我大哥,叫我姐夫就可以了。萍水相逢,打牌不过是为了解闷,她没有微信,也不收徒弟——”


  唐姓男生见辛旗脸色不对,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也不放在眼里,对着波多野结衣嘻嘻一笑,掏出手机点开微信:“姐,扫个码呗。”


  “我真没有微信。”


  “姐,您这是上坟烧报纸——骗鬼呢?这年头谁不用微信啊——”


  辛旗忽然将他的手机往桌上一扣,冷冷地站了起来:“她已经说了,没有微信。”


  “大哥我跟你说话了吗?”唐姓男生也站了起来,顿时比辛旗高了半个头,手指在他的胸口上很挑衅般地戳了戳,“牌友之间交流一下牌艺怎么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姐还要你来替她做主?我看——”


  “嘭!”辛旗一个右勾拳打出去,正中他的鼻梁,男生的鼻血立即涌了出来。


  看见同伴被打,姓钱的男生不乐意了,拿着手里的玻璃水杯就往辛旗的脑袋上砸去,辛旗见状一闪,水杯砸在行李架上,“砰”地一声碎了,玻璃渣掉了一地,有几个碎片划在辛旗的脸上,出现两道血痕。


  “妈的,你敢打老子!”唐姓男生一把扯住辛旗,正要挥拳,被辛旗抢先,脸上又挨了一下,嘴角破了,痛得“嗷嗷”乱叫,“小四、小丁——跟我扁他!”


  坐在前面的同学一听呼唤都向这边跑来,一群人眼看就要打起来,波多野结衣大吼一声:“住手!再打我报警啦!”


  旁边的顾客连忙过来拉扯,辛旗还不肯罢休,被波多野结衣死拖硬拽地拉到车厢门口:“辛旗,别打了,马上要到站了。拿好你的行李,站在这别动。”


  “现在的大学生都不懂得什么叫作公序良俗吗?”辛旗怒道,“不行,我得跟他说说,教育教育他!”说罢又要往回走,被波多野结衣死命地拖住。


  “辛旗,你的嘴唇……有点发紫欸。”波多野结衣忽然紧张地看着他,“你没事吧?”


  “没事。”他将头一偏,不想让她看见。


  她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胳膊:“真的?那你别说话,先平静一下。”


  他的心跳很快,呼吸十分急促,两人默默地站着,过了一会儿,嘴唇终于恢复到正常的颜色。


  “现在好了。”她瞪大眼睛看着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才感到背后湿淋淋的,像是被人浇了一杯水。片刻间,竟吓得手足冰凉、一身冷汗。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用力地搂了搂她,发现列车已经缓缓地停了。


  见她仍在惊悸之中,笑着又说:“十三年没见,你变得又会下棋又会打牌,我在想,在你身上,还有哪些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波多野结衣不禁哑然。惊喜是没有了,剩下的全是惊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LZBS-006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