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PGD-770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PGD-770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放尿、潮吹き、大失禁。波多野結衣
作品番号:PGD-770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1.1GB
作品时长:119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潮吹
发片时间:2015-04-04
































































































晚上七点十五,他们终于到达了明水县,一下车,立即给疑似家庭的联系人童天海打电话。童天海说九点之后才有空,约了九点十分在他家见面。


  出了客运站,波多野结衣打量四周,发现这是个空旷的县城,迎面一道坑坑洼洼的马路,有对开的车辆却看不到交通线。对面是一排高低不齐的商铺,卖着水果蔬菜、小吃快餐、五金日杂等等。当中一座六层楼的宾馆刷着黄色的外墙,左右都是商品房,看上去开发不久,并没有什么绿化,有些还在建设当中,水泥外墙只贴了一半,地上堆着一些建材和沙土。


  距离见面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总不能拖着行李走来走去吧,波多野结衣于是指着马路对面的宾馆:“今晚就住那儿吧,先把行李放下来再说。”


  虽是冒充苏田,波多野结衣不愿占太多便宜,觉得不能什么事都让辛旗出钱。山顶别墅住不起,在小县城订个宾馆的钱还是有的。也不想让辛旗住得太差,怎么说也是招待救命恩人的朋友。那宾馆从位置上说的确方便,离他们只有三十步之远,但装修极其普通,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估计里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忙掏出手机对辛旗说,“等等,让我先查一下这家大家的评价——”



 

  正要点开携程,被辛旗一把按住:“真想住这家吗?我昨晚已经订了一家商务酒店,比这家远一点,看评价还可以。当然……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可以退掉,不过订金已经付了。”


  “那就住你订的这家好了。需要打车吗?”波多野结衣问道。


  话音未落,一辆土黄色的出租车停在她们面前,司机探头出来,“是去商务酒店的辛先生?”


  “沈师傅?”


  “对,对。”


  辛旗看了一下车牌,司机立即下车殷勤地接过两人的行李放到后备箱。



 

  “你什么时候叫的出租?”波多野结衣愣了一下。


  “昨晚订完酒店之后。这辆车我已经包了,这几天司机会跟着我们,负责接送。”辛旗拉开车门,“上车吧。”


  两人坐了进去,波多野结衣觉得小题大作:“这里到处都是出租,随叫随到,犯不着包一辆吧?多贵啊。”


  “第一,这里不是北京,出租车并不多。第二,童天海住的地方很偏僻,不好打车,附近治安也不好。有车跟着方便点。”


  波多野结衣想了想,又问:“你怎么知道很偏僻?你来过?”


  “研究过地图,也问过司机。”


  “你还安排了什么?”波多野结衣耸耸肩,“跟着你我好像可以做甩手掌柜了。”


  “这些琐碎小事,不用智慧的女人来操心,交给我们这些粗笨的男人就好。”


  “噗——”波多野结衣忍不住笑了。


  ***


  去宾馆放下行李,就近吃了个晚饭,辛旗的安排居然是去茶楼看二人转,据说是司机推荐的。


  茶楼很热闹,两人站了一会儿才等到一张空桌,舞台的正中间,一男一女两位演员已经“转”上了。只听一人的唱道:“……窦天章重返三阳县,重返故土触目心酸哪。想当年离开家京城去应选,把我儿抛在家,父女不团圆哪……”


  波多野结衣听得一头雾水,推了推辛旗:“这是什么戏啊?”


  “窦娥冤啊。”


  波多野结衣恍惚记得高中时学过这个故事,当时还能背诵来着,现在具体讲什么已经不记得了。


  “所以窦娥的本名叫窦天章?”


  “窦天章是窦娥她爹。”


  只听演员继续唱道:“……日落黄昏进驿馆,一阵阴风扫过堂前哪。窦天章我正在昏睡处,猛抬头见一女鬼,站在我面前。防身宝剑拿在手,哪里的野鬼搅闹本官哪——”


  波多野结衣有点听不下去。一来是环境太吵,大家都在聊天,纯粹把表演当成了背景音乐。几位大妈的声音比喇叭还响,根本听不清台上的人在唱些什么;二来是演技拙劣,动作浮夸,明明是元代的故事,穿的却是清代的戏服,男的还戴着个瓜皮帽。


  波多野结衣越看越纳闷:“那两位的戏服是不是穿错了?”


  辛旗倒是津津有味:“下一出是《王二姐思夫》,估计来不及换了。”


  “哎,你还记得以前咱们班上的那个孙浩吗?”波多野结衣忽然想起苏田在日记里提到过《王二姐思夫》。每次辛旗住院,孙浩都会拿苏田开涮,说她就是王二姐,必要当着她的面阴阳怪气地唱上一段“王二姐思夫”,把苏田气得直哭。辛旗因为这个也跟他打过好几架。波多野结衣十分好奇,特意去把那段找来看,歌词果然逗乐,于是把音频下载到手机里,有事没事听一听,听到自己都能唱了。


  “老欺负咱们的那个?”


  “对对。以前他就老爱唱那出‘王二姐思夫’,什么‘小脸黄又瘦,两眼还往里抠’——”


  “头发像乱草,脖子像车轴。”辛旗接口道。


  “摔了镜子摔镜架——”


  “上炕拉倒大被垛。”


  “二哥他不惦记我,我还活着干什么……”


  两人一唱一和,哈哈大笑,辛旗道:“带你来茶楼,就是来听这出戏的呀,看你还能记得多少。”


  波多野结衣一面笑一面暗自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差点穿帮,幸亏自己把歌词记下来了。说罢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一个小时。


  “别紧张,不会错过的,我设了闹钟。”辛旗拍了拍她的手,问道,“等下见了童天海,如果dna确认他的养子就是你弟,也就是阿杰,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波多野结衣“哦”了一声,没话了。


  她没想过这件事。在辛旗面前演好苏田已经很辛苦了,在弟弟面前再演个姐姐……难度就忒高了。她越想越惴惴不安:关于苏田之死,如果瞒着辛旗是担心他的身体,瞒着弟弟就完全没理由也不应该了。可是,她也不能当着辛旗的面说出真相……


  波多野结衣的心又开始纠结:姐弟相认之后,是先偷偷告诉弟弟真相,然后相约一起瞒住辛旗好呢?还是干脆来个乌龟背石板——硬扛到底,谁也不说?


 

  总之,对于这位即将来临的弟弟,波多野结衣在心理上还没什么准备,更谈不上有什么打算。但真没打算的话就太不像个负责任的姐姐了。


  “这主要看我弟有什么想法。我这边,尽量配合他就好。”波多野结衣只好说,“如果他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愿意离开,我会考虑搬过来,住在附近,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嗯。”辛旗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在里面查找着什么。


  “你在干嘛?”


  “看一下这一带的房价。”


  “我说搬过来,不一定要买房啊,可以租的。”


  “又不是北京上海,这里房价不贵,还是买吧。”他的手指在界面上点来点去,“你看这里有个香瓜园,三十亩地外加一栋两层楼的房子,价格面议,怎么样?”


  “香瓜园?干嘛?”波多野结衣吓了一跳,她只是随便说说,辛旗就动起了真格。


  “咱们住这儿总得挣钱过日子吧,干点什么呢?”辛旗指了指上面的图片,“我可以种香瓜。香瓜咱们都爱吃,尤其是你,以前总去讨好厨房里方师傅,让他给咱们切块香瓜吃。咱们可以一起经营果园。”


  “真的?”波多野结衣抬头看着他,怎么听怎么觉得是忽悠。


  “真的。”


  “你愿意从纽约搬到这里?种香瓜?——逗谁呢,辛旗?”


  “愿意啊!不是说好了吗,只要咱们在一起,你到哪儿我跟到哪儿。如果你决定在这里定居,我能做的……恐怕也就是种香瓜了。其它的水果我也不感兴趣。”


  “我怎么觉得这话不靠谱呢?”


  “那咱们说服咱弟一起去纽约也成。”


  ——咱弟?


  “去不了。”波多野结衣果断摇头。


  “为什么?”


  “我弟今年二十三了,如果还在明水县的话,懂英语的可能性很小。”


  “你呢?你懂多少?”


  波多野结衣瞪了他一眼,辛旗一拍脑袋:“对不起又忘了,说好的不问过去。”


  “时间差不多了,走了。”


  “我通知司机。”


  ***


  九点十分,波多野结衣、辛旗准时到达童天海所住的xx路107号——一幢破旧的宿舍楼中。童天海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圆脸、矮胖、走路不爱抬脚,拖鞋在地板上喀喀作响。脸相很凶,正当中是个红到发紫的酒糟鼻,说话嗓门又粗又大,仿佛喉咙里有痰。


  童天海的养子叫童明浩,据寻亲网的志愿者介绍,童天海似乎对这位养子十分保护,一切联络都是由他自己出面进行的。除了网站上登记的几条基本内容之外,大家对童明浩目前的状况一无所知:既不知道他的教育程度,也不知道他的职业、工作地点。



 

  童天海的房间是个不到十五平米的单间,里面凌乱不堪,灶台上堆积着陈年的油垢,地面倒是很干净,看得出刚用拖把拖过,地上还残留着一条条的水印。


  波多野结衣东张西望,屋子里只有童天海,并没有童明浩。


  “童叔,就您一个人在家呀?”辛旗接过童天海递过来的可乐,喝了一口。


  “是啊。”


  “您儿子呢?”


  “这些年他没跟我住。”


  “成家了?”波多野结衣问道。


  “没有。”


  “在外地打工?”


  “没有。”


  波多野结衣、辛旗互相看了一眼,懵了。


  “他有病。”童天海迟疑了半天,终于说,“脑子有病。”


  两人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地“哦”了一声,不知道“脑子有病”是真有病,还是一种比喻。


  紧接着,童天海也沉默了,双眼来回地扫着面前的两个人,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脑子——有什么病啊?”波多野结衣问道。


  又是一阵沉默,童天海支吾了一下,说:“精神病。妄想症。”


  “严重吗?”辛旗不知不觉地握住了波多野结衣的手。


  “挺严重的,住在精神病院里,已经好几年了。”童天海的手指开始颤抖,他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他总觉得有人想害他,开始的时候不严重,我就把他关在家里。后来……有一次差点把房子给烧了,邻居们都吓坏了,我只好把他送进了医院。”


  “您认为这病……跟拐卖有关吗?”辛旗问道。


  “他是我堂弟托人帮我弄来了,说是孩子家里太穷养不活了。当时有两个男孩,都是一岁多,一个又瘦又小,一个又白又胖,我就挑了又白又胖的那个。给了两万,想着将来有人养老送终,挺好的……”


  “那他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吗?”波多野结衣皱眉。


  童天海摇头:“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到现在他也不知道。”


  波多野结衣又糊涂了:“在寻亲网上登记的那个人,不是您吗?”


  “上个月我去医院看病,查出来……有癌症。医生说最多还有半年,我想来想去,决定帮他找一下亲生父母。我不在了,至少还有人可以照应他。他们说,你很有可能是他亲姐姐?”


  波多野结衣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太好了。”他很高兴地握了握波多野结衣的手,从抽屉里翻出一个文件夹塞给她,“这是他的病历和诊断说明。……对不起,我一直不敢说明浩有病这件事。怕大家一听,这么大的麻烦,又没医保,每个月的住院费不老少的,吓得不敢来、也不想认了。”


  波多野结衣忙道:“怎么会——”


  “他其实正常的时候挺正常的。小时候老可爱了,就是胆子特别小,上厕所连冲水的声音都怕,不像个男孩。为这个没少挨打。我嘛……也有过错。好酒贪杯,一不顺心就拿他出气。我自己就是个打工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也没钱送他上学……”


  大概是良心发现,童天海开始地忏悔起来,喃喃自语地说了半天,波多野结衣与辛旗也不好打断,反正也想多了解一下情况,只好默默地听着。


  嘟嘟囔囔地说了十分钟,童天海终于问道:“你们想见他,当然欢迎。不想见,我也理解。毕竟现在他的情况特殊,对你们来说……也是一种……很重的负担……”


  “您有医院的地址吗?”波多野结衣说,“我想尽快看到他。”


  他指了指文件夹:“地址上面有。医院叫作‘慈宁医院’,坐车的话离这里大概一个多小时。医院里有招待所,你们可以住在那里。”


  “谢谢。”


  波多野结衣站起身来,正要离开,辛旗忽然说:“大叔,您这儿童明浩的照片吗?”


  “有,有。”


  他拿出一个纸盒,从里面挑出四张照片交到波多野结衣手中:“这是两岁、这是五岁、这是十三岁,这是前年照的,二十一岁。”


  辛旗用手机一一拍照。


  见波多野结衣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那张十三岁的照片,童天海笑道:“你们姐弟挺像的,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他亲姐。”


  照片上是个秀气、白皙的男孩,轮廓挺拔,目光忧郁,笑容腼腆。


  要不是剃着板寸,还以为是个女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PGD-770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