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GDTM-031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GDTM-031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波多野結衣に怒られたいコスって淫語で罵ってイカせちまうぞコラァ!
作品番号:GDTM-031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2.92GB
作品时长:209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制服、按摩、洗浴
发片时间:2015-04-05























































































女护士耳语了几句后,童明浩放下球拍跟着她走到波多野结衣面前。


  “远房表姐,”他好奇地伸出手,“你好。”


  尽管看过照片,也许是发型变了的缘故,眼前的小伙子与照片上的童明浩很不相同,多出了几分男子气,健康、白净、一身的健子肉,完全不像个病人。


  唯一与常人不同的是他的眼睛。


  波多野结衣从没见过这么拘谨的目光,偷偷摸摸、闪闪烁烁、像一只老鼠。为避免与人直视,说话时摇头晃脑,似乎在找一个角度把自己藏起来。


  然后就是他脸上经常会浮现出一种诡秘的笑容,跟谈话的内容无关,也不在节点上,荨麻疹似地忽然出现忽然消失……


  波多野结衣的心沉了沉,涌起一种不好的直觉:这个弟弟——恐怕不好相处。


  妄想症患者对陌生人比较猜疑,不能贸然见面,必须由信得过的人引荐才能消除顾虑。所以见面之前医生让值班护士先跟童明浩打了个招呼,又让童天海给儿子打电话介绍这个“表姐”,最后亲自出马陪着过来——就是为了不让童浩明对波多野结衣的身份起疑。


  “你可以叫我慧姐。”波多野结衣笑着说。


  “这位是?”他指了指辛旗。



 

  “慧姐的未婚夫。”辛旗亲切地握手,“旗哥。”


  “我们见过吗?”童明浩抓了抓脑袋,“我爸以前没提过我有一个表姐啊。”


  “所以是远房的嘛。咱们小时候见过,后来联系不多了,我住在滨城。”波多野结衣不动声色。经过多日练习,撒谎这件事她已驾轻就熟,说入戏就入戏,“你爸最近身体不好,让我们过来接你回家。”


  医生、护士在旁边添油加醋。


  “你表姐挺辛苦的,为了接你,火车加汽车一共坐了十个小时。”医生说。


  “你姐夫一大早出门,给你买了最新鲜的香瓜。”护士说。


  “那我去收拾一下行李。”童明浩左看右看,终于意识到大家都在催着他出院,“给我十分钟?”


  “需要帮忙吗?”


  “不用。”


  “我去叫司机。”辛旗说,“咱们在大门口见。”


  “我去办出院手续。”波多野结衣摸出银行卡,想起了医生的吩咐。


  ***


  一切顺利,三人坐上了出租车。辛旗坐前排,波多野结衣、童明浩坐后座。


  车一启动,波多野结衣就觉得童明浩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他开始不停地抖腿。


  不是那种因为害怕而引起的自发性抖动,而是故意摇晃,好像就想让坐在身边的波多野结衣心烦。


  他抖了大概有十分钟,波多野结衣装作不知道,也不敢告诉坐在前面的辛旗。


  为了分心,她主动聊起了一些男生们喜欢的话题,足球啊、电玩啊、音乐啊、时事政治啊……


  波多野结衣特别讨厌聊天,属于分分钟把天聊死的那种,为了苏田的弟弟决定拼了,平生第一次天南地北地聊了个不亦乐乎。


  童明浩不接话茬,她就尬聊。


  尬聊也不响应,她就各种提问,从明水的风俗到市场的物价,从二人转到小沈阳,最后感觉自己就是在自问自答——童明浩最多“嗯”一声,表示在听。


  很快,辛旗也意识到不对劲了,也加入到尬聊的队伍当中。


  看见大家都在聊,司机觉得自己也得说点什么,于是乎讲起当地的新闻、新闻讲完讲历史、历史讲完讲特产……事实证明,最能聊的还是司机,他一开始说话,大家都没声了。


  这个时候,童明浩的腿终于不抖了。


  波多野结衣松了一口气,没过五分钟,他又开始不断地扭脖子,不断地看向窗外。


  “怎么啦?”波多野结衣问道,“是不是有东西落在医院里了?”


  “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童明浩压低嗓门,“已经很久了。”


  辛旗瞟了一眼车镜,后面的确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不是一辆,而是一排。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是在马路上。


  小轿车与他们保持着一段正常的距离。


  在见到童明浩之前,医生向他们交待了一些与妄想症患者打交道的方法,第一点就是:不要硬碰硬地指出病人的想法是错的。他们本来就没有逻辑。比如他说自己是美国总统的儿子,你就不能说他不是。


  第二点是:也不能假装那个妄想就是真的,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想得没错。


  所以辛旗做的是第三点,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只是提出一两点疑问,迫使他启动逻辑思考。


  “是吗?后面是有一辆车,但我没看出来它在故意跟踪。”辛旗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那是一辆黑色的奔驰。——那是大哥的专车。”


  波多野结衣的心“格噔”一跳:糟糕,犯病了。


  辛旗于是说:“沈师傅,咱们开慢点,让后面那辆奔驰先走。”


  司机立即减速,奔驰发现他们变慢,换了一个车道,超车而过,很快就不见了。


  “你看,跟踪的没了。”波多野结衣递给童明浩一听雪碧,“喝点水吧?”


  “你们错了。它开得那么快,是想赶到前面去寻找伏击地点。”童明浩急得开始猛抓自己的脖子,“车里一定有狙击手!”


  波多野结衣还没反应过来,童明浩忽然大喝一声:“停车!立即停车!”


  司机将车停到路边,还没停稳,童明浩就推开车门,跳出车外,向前面的草地跑去。


  车里三个人的第一反应是以为他想找个地方方便。但很快意识到不是,因为草很高,他用不着跑那么远。


  “哎——喂!明浩,等等!”


  波多野结衣、辛旗拔腿就追。


  七月的阳光非常刺眼,下车时,两人不约而同地戴上了墨镜。


  波多野结衣边跑边说:“他今天走得急,可能忘记吃药了。”


  “等下抓到他后怎么办?继续走还是送回去?”辛旗问道。


  “必须得抓吗?”


  “你觉得他会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吗?”


  “我觉得我们跟本跑不过他!”


  波多野结衣说得是真话。论个头,童浩明与辛旗相当,但论体格,他比辛旗健壮得多,膀大腰粗,体重至少多出十几公斤。


  在草地上跑了十多分钟,童明浩钻进了树林。


  追了一会儿,两人也钻进了树林,前面的童明浩忽然停了下来。


  “明浩!”波多野结衣叫道,“别跑!我是你表姐!”


  “别过来!”童明浩叫道,“我知道你们是大哥派来的!”


  他还在继续说,由于距离太远,波多野结衣就听清了前面两句,正要往前走,被辛旗一把拉住:“别过去,不要吓到他。”


  两人互相看一眼,辛旗低声又说:“把墨镜摘掉。”


  波多野结衣这才意识到自己与辛旗戴墨镜的样子,像足了两个特工人员,连忙将墨镜塞进口袋。


  “怎么办?”她有点着急,“这么大一片空地,万一跑丢了就麻烦了。”


  由于自己的过错已经失踪了一个苏田,好不易找到苏田的弟弟,就不能再失踪了。


  “我们不是大哥派来的!”波多野结衣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大声说,“我们是过来接你回家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跟医院打电话。”


  “你看!我们手上没有武器。”辛旗也高举着双手,试探着向他走去,“我们没有恶意。你要是担心的话,不用跟我们回去。你想去哪告诉我们,我们陪你一起走,顺便可以保护你。”



 

  “明浩,这附近没有人家,很容易走丢。咱们三个一起走,不会迷路。”波多野结衣边说边悄悄地挪步,也向前走了几步,“听我说——”


  她还没开始说,童明浩扭头就跑。


  这一次,波多野结衣像子弹般全速猛追了过去。


  辛旗只得跟上,心中难免疑虑:“这么追不行吧?他会以为我们真是大哥派来的。”


  “我知道不行,但没有选择。”波多野结衣喘着粗气说,“好不容易找到他,绝不能弄丢了。不然的话,医院这边,他爸那边,都交待不了!”


  “我给医院打个电话,问下怎么办。”辛旗边跑边掏出手机拨号,一看屏幕,骂道,“fxxk,没信号。”


  “他在那边,我直追,你包抄。”波多野结衣指着远处的红影,果断地说,“把他拦在——”


  她想说,把他拦在树林里,但前面忽然传来了水流声。


  波多野结衣一怔,往前多跑了几步后发现——前面有条河。


  “把他堵在河边上。”她丢下这话,奋起直追。辛旗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波多野结衣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很快就在河边追上了童明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童明浩忽然调转方向,向旁边的一道木桥跑去。


  波多野结衣不加思索地追上,刚刚跑上木桥,忽听“扑通”一声,童明浩跳入水中。


  她连想都没想就跟着跳了下去。


  河水清澈见底,不深,最多只有两人高。水流很慢,慢到一朵浪花也没有,不认真看都感觉不到它在流动。


  直到进入水里波多野结衣才想起来自己不会游泳。


  奇怪的是,这一次她并不惊慌,向前狗刨式地划了两下,动作不对,一口水直直呛入肺中。这下她有点慌了,手脚并用打乱了平衡,身子一歪,立即下沉。


  她忽然想,现在去死,挺好。


  一来是她本来就想死,没有死成还连累了苏田,现在一命抵一命,就不用有愧疚感了。二来是这样演戏太老妈累了,没有剧本,情节线和人设都撑不住,与其难以交待,不如一死了之。


  又呛了几口水后,她的脑子就有些不转了,正在这时,一只手将她的身子在水中翻了个个儿,让她的脑袋露出了水面。波多野结衣想呼吸,但鼻子里全是水,那人索性从背后将她的半个身子都抱出了水面。


  这下看清楚了,是辛旗。


  她告诫自己,这一次再也不能抓住人家不放了。死了拉倒。于是四肢不动,只是乖乖地用力张口呼吸,感觉身子又落回水中,并且迅速地横了起来。辛旗一手拽着她的衣领,一手划水,将她带到岸边。


  他将她抱到草地上,用力地拍着她的背,逼着她把呛进去的水吐出来。


  吐了几次后,她觉得好些了,连忙问道:“童明浩呢?也在水里吗?快去救他!”


  “他会游泳。”辛旗将她扶着坐起来,“可是你呢?不但不记得游泳,连求生的本能也忘了么?怎么回事,一进水就傻了?再说——”


  他没说下去。因为波多野结衣瞪大眼睛看着他,忽然间,眼泪就涌了出来。


  “对不起我错了,你不傻,是我傻……”看见她哭,辛旗顿时结巴了。


  波多野结衣想起了木水河上的那一夜,忍不住低声抽泣。


  “嘿……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呢。”辛旗柔声安慰,“你呛了很多水,我得送你去医院。这条河的上游有个造纸厂,你估计喝进去了一整锅的工业废水,肺部要是感染就麻烦了……”


  “别管我,辛旗,快去把童明浩找回来,我们不能丢下他。”她四处张望,看见远处的红影已从水中爬到对岸,向更远的方向跑去。



 

  她想站起来,无奈双腿一阵发软,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是光脚,凉鞋大概掉到河里去了,只得拉着辛旗的手求道,“去呀,快去呀!”


  “荒郊野外的,你又是个女生,我不能把你扔在这。”辛旗摇头,“你弟要是跑了就让他跑掉好了,一个大男人又饿不死,清醒了会回来找我们的。”


  “不行,真的不行,辛旗——”


  他皱起眉头打量着她,确认她是认真的,终于点点头:“在这等我。”


  ***


  半个小时之后,辛旗终于把童明浩带了回来。


  为了防止再次逃跑,他用皮带扣住了他的双手。


  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伤痕,胳膊、手掌都有血迹。


  波多野结衣连忙走过去:“你们打架了?都没事吧?”


  “还好。幸亏把他抓到了,”辛旗深嘘了一口气,“这小子带着刀呢。”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大号的折叠水果刀。


  “没伤到你吧?”她摸了摸他胳膊上的伤痕,有几道划伤,不严重。


  “没有。就是打了一架。”辛旗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笑道,“自从离开你后,我再也没打过架,以为自己忘记了。这不,记忆都在肌肉里呢!”


  一面说一面用力地搂了搂她,又在脸上亲了一下:“你呢,好些没有?胸口痛不痛?有没有咳嗽?”


  她看着他,摇了摇头。


  “走吧,我背你。”


  “没事,我可以走。”


  “你没有鞋。”


  她赤脚走了两步,被他强行拖到自己的背上,背了起来。


  波多野结衣没被男人这么背过,特别是还当着另外一个男人的面,脸瞬间通红。


  “所以说……她真是你的未婚妻?”看他们如此亲热,童明浩一脸迷惑,“还是说……你俩任务没完成,得继续演下去?”


  “老实地跟着我们,别想着逃跑。”辛旗瞪了他一眼,“你的刀在我身上。”


  三个人在树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波多野结衣不好意让辛旗老是背着,但辛旗坚决不肯让她下地。


  “辛旗,放我下来。你刚才在河里救了我,又跟明浩打了一架,现在又要背着我——心脏受得了吗?”


  “受不了的话,已经断气了。”


  “……我真的可以走,没那么娇气。”


  “那你就娇气一回。”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GDTM-031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