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番号波多野结衣番号

欢迎光临
波多野结衣博客网

DVDES-808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DVDES-808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图1)

作品名称:おっぱいママを狙うマセガキ同級生4~僕のママが寝取られて妊娠懇願…!!~波多野結衣
作品番号:DVDES-808
作品演员:波多野结衣
文件大小:1356MB
作品时长:142分钟分钟
作品分类:出轨
发片时间:2015-01-22
磁力链接:magnet:?xt=urn:btih:27D74F6AE69441A8C8AA97F134A7BA8CDF18F4A9










































































半小时之后,辛旗、波多野结衣总算把童明浩“押”回了医院。检查了一番后医生说可能是因为遇到了陌生人,病人情绪紧张突然发病,让他们在招待所多住几天,尽量跟童明浩混熟。


  “那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波多野结衣问道。


  “这要看病情的进展,”医生以为她关心的是费用,“既然你已经补交了欠费,医院也不介意让他继续再住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是多久?


  波多野结衣有点一愁莫展。


  这里毕竟不是家,补交了两万七千块的住院费后,波多野结衣已经交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再住下去,恐怕得向辛旗借钱了。


  出门时辛旗先去了卫生间,医生看着波多野结衣,忽然咳嗽一声说:“他有心脏病吧?”


  波多野结衣怔了一下,点点头。


  “刚才进门的时候,嘴唇是紫的。”


  “……先天的。”



 

  “那可要注意一点,不要有什么剧烈运动喔。”


  “什么样的运动算是剧烈运动呀?”


  “短跑、游泳、拳击——”


  “……”


  医生没说更多,波多野结衣的心又开始焦虑,感觉辛旗的心脏就是个定时炸弹,自己现在就是个拆弹专家,一有个闪失就会在自己的面前爆炸。


  出门见到辛旗,嘴唇果然有些发紫,也不知是自己没经验还是心里的幻觉,波多野结衣觉得紫到发亮,像是涂了唇膏,虽然也还是帅,却活脱脱地变成了《暮光之城》里吸血鬼的样子。


  “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


  “医生劝你不要剧烈运动。”


  他根本不接话茬,将她的肩膀一揽,“走,到我房间吃香瓜去。”


  “大哥,吃之前至少得先洗个澡吧?”波多野结衣指着衬衣上黑黑的泥印,两人相视而笑。天气太热,湿漉漉的衣裳早在回来的路上被热气烘干了,身上徒留一股水草和死鱼的臭味。


  “你这么一说,我开始浑身发痒了。”他眨眨眼睛,“那么,一会儿见。”说罢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一个护士正好路过,见他俩亲热,掩嘴而笑。波多野结衣瞪了他一眼,他又把她的手指拿到嘴里咬:“好想吃了它们……”


  “公共场合注意点好吗?”


  “那是不是说,私人场合就可以不注意了?嗯?田田,又苏又甜的baby?”一路走一路逗,把波多野结衣弄得哭笑不得。


  回房间进浴室打开热水,波多野结衣的焦虑又开始发作。


  她神经质地往身上一遍又一遍地涂着沐浴露,反复地洗脸洗头,口里喃喃地呼唤着苏田的名字。


  如果苏田在天有灵,希望她能托个梦,告诉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童明浩一时半会儿不能出院,辛旗肯定不愿意走,手术的时间也会往后拖。这一带远离大城市,万一心脏病突发,恐怕连抢救都来不及。如今他把自己当作苏田,亲密无间热情似火。要是知道真相,肯定翻脸。一怒之下返回纽约,反而可能按时手术。


  坦白,还是保密?


  波多野结衣纠结得胃疼,一面烦躁地捶打墙壁,一面将淋浴开到最大,任凭热水暴雨般地浇在身上。


  撒谎这种事,根本不该开始,就算是善意也不行。


  逻辑的雪球会越滚越大,到最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波多野结衣看着自己被热水烫得龙虾般粉红的身躯,想到辛旗现在有多么开心,到时候就会有多么恼火;现在有多么甜蜜,到时候就会有多么痛恨。


  她忽然很害怕。既害怕会出现担心的结果,又害怕罪恶感的折磨。


  如果见面的第一天就向辛旗坦白,自己最多只是一个报告坏消息的人,辛旗会伤心会难过,但绝对不会恨自己。


  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波多野结衣觉得不能再等了,她必须立即坦白。


  说做就做!


  她关掉热水、冲出浴室、擦干身体,胡乱套了一件t恤、短裤,头发湿淋淋地顾不上吹干,就快步走到隔壁房间。


  这一次,门敲了很久才打开。


  波多野结衣一看见辛旗,劈头盖脸地说道:“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正要继续往下说,发现辛旗眯着眼,头发湿湿的,穿着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衣,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你睡了?”


  “没有,进来说。”他将她引到沙发上,自己陪着她坐下来,指着茶几上切好的一盘香瓜,“吃点香瓜吧?”


  “你怎么了?”她关心地问道,“哪里不舒服?”


  “没事,只是需要休息一下。”他一脸倦容,说完这句话,靠在沙发上,眼睛都闭上了,“你说,我听着呢。”


  为了保持镇定,她拿起一块香瓜,咬了一口,又放了回去。不敢看他的脸,只敢低头看自己的脚:“我,我不是苏田。”


  “……”


  “苏田为了救我掉进河里失踪了……”


  “……”


  “本来见面那天就想告诉你,听说你有心脏病,我怕出事,决定先隐瞒一段时间。然后就……一直没找到机会……”


  “……”


  “我不是故意的。我欠苏田一条命,你要是生气,要打要骂随便你。”


  “……”


  波多野结衣一面抽泣一面坦白,痛痛快快、从头到尾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交待了一遍,见辛旗半天不吭声,以为他气到无话可说,说完最后一个字,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他:“辛旗,你能原谅我吗?”


  他闭着眼睛一直没有答话。


  “辛旗?”她轻轻地推了他一下,“辛旗?”


  他身子猛地一震,坐直起来问道:“嗯?”


  “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闪了闪,摇头:“对不起,刚才……我睡着了。”


  “……”


  “你能再说一遍么?”


  “辛旗——好好的你怎么就睡着了?”


  “我吃了药,平时本来没有很大的副作用,但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困。”


  “现在呢?”


  “还是困。”


  “在这歪着多难受啊,走,我送你去床上睡。”她牵着他到床上躺下来,拉上毯子。


  他紧紧地拽着她的手,不肯松开。她只好睡在他的身边,揉了揉他的背:“是这里不舒服吗?我帮你按一下?”


  “抱着我。”


  她伸出左手,从背后紧紧地搂住了他。他翻过身来,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嘴里咕咙了几个字,不知在说些什么……


  唉,又白忙了!波多野结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以指当梳捋着他的发根,口里开始哼叽:“我不是苏田,听见了吗?辛旗,我不是苏田,我不是苏田,我真不是苏田。”


  “我知道你不是苏田……”他喃喃地说,“你想我叫你波多野结衣。对不对?。


  “不是啦——”


  “我还是喜欢叫你苏田……”


  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用力地推了他一下,想把他推醒再把这事儿给说一遍,但他已经睡熟了,呼吸轻短而急促,像一个婴儿。睡容恬静安逸,就好像睡在自己的家里。


  慢慢地,波多野结衣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她的确坦白了不是吗?虽然辛旗一个字也没听见,这勇气可嘉呀!


  她的心一下畅快多了。


  空调很冷,她很快也睡着了。


  波多野结衣醒来的时候床头的电子钟显示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空调的声音有点大,窗帘关很严实,辛旗已经醒了,躺在她身边,默默地注视着她。


  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转过脸去,又被他扳了回来。


  “那天你说——希望我不要问你的过去,因为发生了很多让你难过的事。我就一直在想,以前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对于几岁大的小孩来说,发生的事情还不够难过吗,命运对我们的折磨还不够惨吗?你常常问我,老天爷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这种日子——这种没有亲人也没有家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到头?”


  “……”


  “我想跟你说,田田,如果你不想谈到过去,觉得难过,就不需要告诉我。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有多么糟糕,我都能理解、都能原谅、这些都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爱。我来见你,就是为了告诉你,这种倒霉的日子已经到头了。不论我在还是不在,我都会好好地安排你剩下的人生,让你活得正常、活得开心、活得幸福。我拯救不了全世界,但我至少可以拯救一个你。”


  “辛旗——”


  “所以,请你尽管放心地爱我、相信我、依赖我、把余生交给我。因为现在,我是你的老公,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懂吗?”


  波多野结衣的喉咙有点干,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她嘶哑地说:“懂。可是——”


  “你要这么想:除死无大事。只要我们还好好地活着,一切都是小事。”


  他深深地看着她,黑漆漆的眸子像个时空隧道。她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的灵魂一不小心掉了进去,跟着它,穿越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她欲哭无泪、无言以对,在心底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除死无大事、除死无大事,除死无大事——但是,辛旗同学,你的苏田……已经死了!



 

  她绝望地看着他,没想到他的唇轻轻地压了下来,与此同时身子一翻,双臂撑到了她的颈边,开始轻柔地吻她,蜻蜓点水,从上到下,一直亲到小腹。


  他的腿抵着她的腿,手捏着她的手,身体像一个张开的大网罩在她的身上,令她无法动弹。


  网慢慢收紧,她像一条小鱼被带着离开了水面,在他的怀里扑腾着。


  他做得各种大胆的事,也会问她“喜欢吗?”。一开始她只是迎合,只想让他高兴,渐渐地她被煽动得忘记了一切,两个人在床中翻滚,试着各种动作,身体像杂技演员那样扭曲着……


  在这个方面,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痛快淋漓地享受着生物本能带来的乐趣,一次富有挑战的射猎,棋逢对手的挑逗,她被他弄到几乎尖叫,只得死死咬住床单。两人戏耍多时,从床上滚到地毯又从地毯爬上沙发……她后悔没带上旅行床单,这种事在辛旗看来是不怕脏的,在泥地里扑腾也是可以的,一直弄到两人的肚子咕咕乱叫,这才想起他们没吃午饭、也错过了晚饭。


  他们又一次洗了澡,这次是在同一间浴室,辛旗轻轻地帮她擦洗,看着她身上被他折腾出来的一道道印子,有点不好意思:“痛不痛?”


  她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就这一个动作,他又被撩了,在水里亲她,抱她,搂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爱她才好。


  那一瞬间,他的吻雨点般地浇落在她的全身,波多野结衣自私地想,如果她是苏田,人生该有多么美好。


  她愿意一辈子就这么演下去,不论是何种结局。


  只求那一天晚一点到来。


  ***


  晚饭是在离招待所十公里之外的一家养生菜馆吃的,辛旗嫌招待所的菜太难吃一定要换一个地方。


  直到现在,波多野结衣才发现辛旗对吃非常挑剔,对食材的要求也特别高。


  他对营养学的研究很有一套,也特别会点菜。


  波多野结衣家境一般,从小到大省吃简用,下馆子的机会不多。如果能下,一定会挑特别下饭的菜,比如川菜、比如湘菜、比如云南菜。这样的菜系,通常只用点一两样就可以吃得很饱也很开心了。由于机会难得,她总是忍不住多吃,吃完会觉得胃胀、甚至烧心。


  辛旗点的菜味道都很淡,基本上是原汁原味,但每一样都很特别。比如菌菇汤,里面就真的只有菌和菇。一盘芦笋只用开水烫过。知道她口味重,他会在一堆淡菜里点上一盘山椒炖茄子。


  聊天也很愉快。辛旗懂得找话题,懂得察言观色,轻松绕过她不想谈的事。


  大家都不谈过去,也不互相刺探,都觉得目前的状态挺好。


  波多野结衣开玩笑说,他们就像一对出来约炮的网友,sex满意就行了。辛旗立即指着她的戒指,说只要她点头,他随时随地准备结婚。


  除了下棋,他们还找到了更多的共同点:都喜欢欧洲历史、玫瑰战争、喜欢爵士乐和美剧、可以连续聊几个小时不冷场。



 

  因为太饿,两人兴致勃勃地吃光了所有的菜,辛旗将最后一根豆芽塞进口中,说道:“田田,知道你最让我惊喜的地方在哪里吗?”


  “在哪?”


  “你比我聪明。”


  “没有的事。”


  “真的,也许你自己没看出来,但我看出来了,你比我聪明。这让我特别开心。”


  “为什么是开心不是嫉妒?”她笑道。


  “以前我脾气不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做事很慢,嗯,还有我周围的一些人,反应慢到让人着急,有时候就觉得不耐烦。”


  “现在呢?”


  “第一,我不用着急了,脾气也就不会那么暴了。第二,我对你充满了好奇,因为我觉得摸不到底。”


  “我对你也是啊。”


  “你想知道什么?关于我的,尽管问。”


  波多野结衣立即摇头:“我什么也不想知道。”


  他看着她,幽幽地笑了:“你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手机忽然响了一下,传来一条微信,波多野结衣打开一看,是寻亲网的志愿者发过来的:“苏田,dna比对的结果出来了,对不起,童明浩不是你弟弟。但经过盲比,比中了哈尔滨市的一对夫妻,他们现在正赶往明水县。”


  她叹了一声,把手机往辛旗那边移了移,让他看上面的内容。


  “他不是你弟?”


  “怎么办?”


  “继续找。”


  “线索已经断了,继续找的话,不知道要找多久。”波多野结衣忽然抱住他的胳膊,认真地说,“辛旗,你先回纽约吧。咱们兵分两路,你先手术,我在这边继续打听,等你手术完了,再回国和我一起找,好不好?”


  “不行,你一个人找,不安全。我必须得陪着你。而且线索也没断呀,你忘记那个童天海是怎么说的了:他说当时有两个小孩,都是一岁多。一个又黑又瘦,一个又白又胖,也许那个又黑又瘦的是你弟呢?”


  “咦,我怎么没想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波多野结衣番号 » DVDES-808波多野结衣番号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
分享到: 更多 (0)